熱門言情小說 小閣老 起點-第五十三章 大城保衛戰讀書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海瑞自然知道莽应里是哪位,他就是那个让大明在西南丢尽颜面的莽应龙的儿子。
我什麼都懂 俊秀才
之前说过,大明的西南疆域深入中南半岛,包括缅甸、老挝、泰国北部在内的三宣六慰都是大明的领土。但随着大明的国力日衰,‘金字红牌’制度遭到了严重的挑战,中南半岛不可避免的滑向了军阀混战的局面。
结果嘉靖年间,缅甸宣慰司出了个猛人莽应龙,公然扯旗造反,号称东吁王朝。趁着朝廷被北虏南倭搞得焦头烂额,吞并了三宣六慰的大半,还把世仇暹罗国给灭了国。
然而暹罗气数未尽,莽应龙扶植的傀儡泰王居然生了个小神君出来——号称‘黑王子’的帕那莱。
帕那莱幼年时,曾经在东吁长期为人质,受尽了缅人的折辱。后来还是他妹妹被送给六十多的莽应龙为妾,才得以放归,被立为储君。
屈辱的经历让帕那莱极端反缅,但他深知想要战胜强大的东吁王朝,恢复暹罗独立,单靠吃斋念佛的泰人是不够的。
于是他动了向天朝求援的念头,趁着赵昊会盟南洋诸侯的机会,请绿女王代为引见。赵昊也正需要听话的代理人,来掌控中南半岛,于是双方一拍即合。
黑王子承诺待自己登上王位后,便像安南一样内附天朝,以换取江南集团对暹罗独立的支持。
而且时来天地皆同力,运气也站在了他这边。转过年来,万历九年莽应龙竟病死了。接替他王位的太子莽应里虽然已经46岁了,却狂妄自大,穷兵黩武。
莽应里认为东吁兵强马壮,猛将如云,在东南半岛已无敌手,便将目光放在北面,开始不断作死……哦不,不断进攻大明的西南边陲。
他显然对天朝的变化一无所知,经过张居正改革之后,大明已经一扫文恬武嬉之风,官兵战斗力大幅提升了。
万历十一年正月,缅军悍然内侵,在云南境内攻城掠地,杀人放火,一路攻入了顺宁府境内,窥视大理等地!
军情传到京城,明廷为之震动!
在张相公的严令之下,黔国公、云南总兵沐昌祚立即从昆明移驻洱海,云南巡抚刘世曾也移驻楚雄,调动数万军队,命大将刘綎、邓子龙分率精兵赶赴前线,全力反击!
结果刘、邓二将在当地土司军队的配合下,大破缅军于姚关以南。而后连战连胜,收复了之前被缅军占领土地。而后刘綎召集土司、筑坛盟誓,边境地区的土司纷纷重新归顺明朝。
刘綎、邓子龙也由此名噪天下,成为新一代的名将!
但也不宜夸大这次明军的胜利,因为缅军的主力尚存。莽应里之所以匆匆撤军,是因为泰人造反,威胁到他的国都了。
万历十二年,莽应里命黑王子帕那莱率泰军北上,协助自己攻打大明。
帕那莱在赵昊的支持下,率军进入缅甸境内后,便向部下宣布独立,攻向东吁王朝的都城勃固!
莽应里得知遭到黑王子背刺大惊失色,忙率军回援勃固。好在泰军的战斗力实在不敢恭维,黑王子并没能如愿攻入勃固城。
得知缅军已经撤回,他只好在勃固附近搜罗了一万余泰人后,匆匆返回本土。
莽应里对泰人的叛乱十分愤怒,马上率军攻入暹罗,想要消灭‘叛贼’帕那莱!
帕那莱也是狠人,采取了坚壁清野的焦土政策,让缅军入境以后一个泰人也抓不到,一粒粮食也抢不着。他将几乎所有兵力都收缩到王都大城内,凭坚城据守!
结果莽应里因为出兵匆忙,准备不足,又无法就地补给,只得撤退了。
蝙蝠俠與暴狼羅伯:至死嚴肅
但他岂能善罢甘休?万历十三年、十四年又两次发兵攻打暹罗。尤其是去年这次,莽应里准备十分充分,他在柬埔寨的支援下,亲率二十五万大军,三路并进围困了大城,整整攻打了十三个月!
在缅军的持续猛攻下,大城内的泰军一度风雨飘摇。习惯性投降的暹罗王公纷纷崩溃。就连泰王,也就是帕那莱他爹,也感到绝望了。要不是因为帕那莱得到了江南集团强有力的支持,他爹早就把他脑袋砍了,送给莽应里消气了。
赵昊的支持可不光是嘴上说说。南洋海运在他的命令下,通过湄南河源源不断运送粮草、军械、药品等物资给大城输血,不然泰军早就崩溃了。
但吃斋出人妖的国度实在太拉胯,大力支援还是频频告急。后来干脆连湄南河这条生命线都被切断了。无奈之下,今年雨季过后,赵昊命令南洋战区司令员林凤,酌情对暹罗进行军事支援。
虽然大城距离海边80公里,但有水运状况良好的湄南河相通,所以也不算违背海警的‘十公里铁律’。
接到命令后,林凤派舰队进入暹罗湾,在湄南河口设立海军基地。
然后南洋战区陆战队司令马卡龙,被林凤任命为前线司令官,负责接下来的作战。
马卡龙指挥内河支援艇支队掩护一千陆战队和四千子弟兵沿湄南河北上50里。按照参谋部的指示,在距离大城130里外,一个被河道环绕,易守难攻的渔村建立了前进基地。
哦对了,赵总司令还给那个渔村起了个名儿叫曼谷。
随后,军队、物资、装备,源源不断的抵达曼谷基地,待建立好完善的后勤、支援和防御体系后,内河支援舰队再次北上。
这次内河支援舰队终于出现在以湄南河为护城河的大城城下。
海警陆战队的‘黑蛟’型新式内河支援艇,是由曾在收复马尼拉之战中大放异彩的‘复仇者’型改进而来的。拥有全金属船身和完善的防护装甲,以及更强大的火力。
二十几艘‘黑蛟’凶狠的突入缅军阵中,上百门新式手摇转管炮发射的霰弹,冰雹般泼洒向正以密集队形攻城的缅甸军队,只一波就带走了上千缅军的性命!
莽应里自然对这半道杀出的程咬金怒不可遏,马上下令先消灭这些不速之客再说!
然而手摇转管炮这种将大佛郎机和迅雷铳合而为一的大杀器,最大的优点就是火力持久。
它通过位于炮管上方的开放式弹匣以重力供弹。手摇把提供动力,将落下的炮弹推入炮膛。这样只要不断往弹匣中压入类似掣电铳子铳的预装炮弹,不断转动摇把,就可以源源不断的射击了。
而且这种连发火炮的气密性要好于佛郎机,所以虽然同样是后装炮,但威力要大于后者。在一百五十米的射程内连发霰弹,完全是人命收割机。
任凭莽应里如何催动军队从两面狂攻,都攻不到河边半步,只是让一波又一波的部下白白送命而已!
直到湄南河畔死伤枕籍,莽应里才如梦初醒,忙命令部队后退,停止无意义的死伤。
他决定用射程更远的火炮对敌。
缅甸很早就接触葡萄牙人,与其相邻的阿拉干王朝,也就是后世的孟加拉更是葡萄牙人曾经的盟友。葡萄牙当年雇佣的南洋水手,基本都是孟加拉人。后来葡萄牙人响应塞巴斯蒂安的号召,撤出亚洲回去复国。
自然也有很多葡萄牙人没那个爱国情操,不愿意回又臭又脏的里斯本去,便悄悄留了下来。基本都在阿拉干王国当起了雇佣兵。
有可怕的明国海警在,海上他们是不敢混了,便纷纷在陆上谋生。因为莽应里给钱多,好多葡萄牙人都加入了缅军,也给他们带来火炮技术。
葡萄牙人给缅军铸造的青铜加农炮,最大射程超过一公里。不过那种大炮太过笨重,只能用来守城。缅军野战用的西洋青铜炮,能打四百多米远,两百米内保证有效杀伤。在北方给明军造成了相当大的麻烦。
方才葡萄牙雇佣兵已经目测过了,敌军的射程在一百五十米内,比他们的野战炮差远了。
然而当他们信心满满指挥着缅人推出火炮,准备在敌军射程之外摆开架势时,却只听一排清脆的枪响,在五百米外就被射倒了一片……
幸存的葡萄牙人趴在地上四下张望,最后发现硝烟还是从那些铁船上腾起的。
加装了瞄准镜的万历式步枪,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葡萄牙人可怜的脑瓜怎么也想不通,火枪怎么能打这么远?这么准呢?
他们又尝试了几次,依然被铁壳船上的远程火力死死压制,根本别想进入己方火炮射程。
其实葡萄牙人不知道的是,那些手摇转管炮只要换上实心弹,一样比他们三四百斤的小炮打得远。只是因为准头感人,海警不愿意露这个怯罢了。
戾王嗜妻如命

结果莽应里只能无奈收兵。
大城城上的暹罗君臣,亲眼目睹了海警将士杀神下凡的战斗场面,登时一扫萎靡,士气大振。
帕那莱更是扬眉吐气,他终于证明了自己选择是正确的,再也不用担心被出卖了……
缅军遭此棒喝,毫无办法,士气十分低落。帕那莱又得知了,海警在下游设立前进基地,囤积了大量物资、兵力。
他知道,这下彻底没戏……
心與愛麗絲
在痛苦的纠结了数日后,莽应里只能带着满心的不甘黯然撤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