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迷蹤諜影 西方蜘蛛-第二千一百十二章 要活下去展示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要活下去!
贺雨一直这么告诉自己。
她这个“少尉”,是假的,是孟大哥封的。
可孟绍原,却实实在在的利用手里的职权,把她编到了军统花名册里。
甚至,连先遣营的花名册里,都有了她的名字。
孟绍原本来就是假公济私。
对待美女他向来是很用心思的。
又在军统花名册,又在200师花名册,可以拿双饷。
反正又不用花自己的钱。
可是,贪玩、为了讨好美女的孟绍原,当做出这一决定的时候,贺雨,却真真正正的把自己当成了一名军人。
200师的英勇壮烈,她全都看在了眼里。
那一刻,她已经决定,和所有远征军的将士一样,与凶狠的日本人战斗。
只是,她的身边一直都有人保护着她。
她没参加过真正的战斗。
当后卫营决死一战的时候,便没人再保护她了。
她也被打散了。
她找不到孟大哥了。
之前,身边还有十几个后卫营的将士。
路上,遭遇到了一小股的日军,他们打了一仗。
贺雨也亲手用手枪,打死了一个狞笑着朝她逼近的日军。
好多兄弟死了。
好不容易脱身,他们一头钻进了原始森林。
走着走着,便不断的有人忽然一头栽倒在地上,从此再也没有起来。
最后一个兄弟,是被一条毒蛇给咬死的。
贺雨束手无策,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年轻的士兵,死在自己的面前。
她嚎啕大哭,彷徨无助,她拼命的想救他,可她没有办法。
一丁点的办法都想不到。
那个兄弟在死前,用最后的力气告诉她:
“活下去!”
活下去!
远征军有很多女兵,都和贺雨一样,走进了野人山。
女人活下去的概率,远远低于男人。
可是再难,也要:
活下去!
贺雨拿落叶和枯枝,掩埋了这个兄弟的遗骸。
她还刻意细心的在上面做了标记。
她天真的以为,有一天能够回来,找到这个不知名的兄弟。
活下去!
贺雨心里一直这么鼓励着自己。
活下去,走出去,找到孟大哥!
万幸的是,有不少的补给,都在贺雨身上。
这也成了她活着走出野人山的最大保障!
多少在野人山里的兄弟,是因为极度的饥饿,而丧失了活下去的可能!
贺雨早已精疲力竭。
多少次她都想放弃了。
可每一次想放弃,那个死去兄弟的话就在她的脑海里响起:
活下去!
路上,无时无刻都有着致命的威胁。
曾经,有一只不知名的野兽,悄悄的逼近贺雨。
贺雨赶紧掏出枪,“砰砰砰”的对着野兽连开几枪,这才吓跑了对方。
她发现子弹打光了。
可她还是没有扔掉这把枪。
一把空枪,也能带给人一种莫名的保障。
野人山,在缅甸语里,是“魔鬼居住的地方”的意思。
这里是人类的禁地。
三万多远征军将士,在杜聿明的带领下,走进了野人山。
这是一次最无奈,也是最悲哀的壮举。
野人山的恐怖程度,甚至超过了残暴的日本人!
贺雨告诉自己不能死在这里。
爬,也要爬出野人山!
信念这种东西,和虚无,看不到摸不到。
可是,人一旦有了信念,迸发出的那种能量是强大的!
身上有不少吃的,可贺雨还是得算着吃。
那天,她在路上,忽然看到了一个和她一样的女兵。
可这女兵,已经奄奄一息了。
不光如此,在她的身边,还有两具女兵的尸体。
开始下雨了,雨下得很大。
贺雨拼命的想帮她遮雨,可是哪里遮得住啊。
贺雨哭了,泪水混着雨水从她的面颊流下。
“不哭,不哭。”那女兵虚弱地说道:“我叫孙月霞,新22师野战医院护兵……她,她叫……崔媛媛,远征军华侨队翻译……”
她指着那两具尸体说道:“她叫何珊,新22师野战医院护士长……请你……活着出去……告诉师长,我们……没有投降……”
“嗯,嗯。”贺雨拼命点着头。
竹音 小說
大侠请选择 树火
“和我们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个叫……笑春,也是新22师野战医院的……她被毒蛇咬了,我们好不容易把她救过来……可是一只野狼,咬断了她的颈动脉……也把她的消息带回去……”
“嗯,嗯!”贺雨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你真美。”孙月霞微笑着:“你有男人了吗?”
贺雨摇了摇头。
哈嘍,猛鬼督察官
“我也没有,家里给我定亲了,我不肯,我是悄悄跑出来的。”孙月霞的神智开始涣散:“我想找一个英俊帅气的英雄,可我,没机会了。”
贺雨坐下,抱住了她:“我有喜欢的男人了,他叫孟绍原。他不英俊,也不帅气,可他是我心中的大英雄。姐姐,你活着好吗,我带你一起去看他。”
“活着,活着。”孙月霞喃喃地说道。
说着说着,她便没有声息。
她死了。
死在了贺雨的怀里。
贺雨发现自己更加不能死了。
孙月霞拜托了她,把她们的消息带出去。
她要活着,再难也要活着。
她要活着把这些人的名字带回去。
孙月霞、崔媛媛、何珊、笑春……
还有很多很多的女兵,长眠在了野人山。
李亚男,南京人,41年7月入伍,供职于第五军战地救护处。次年所在部队编入中国远征军序列,随军赴缅。军衔上士。殉国。
张玉芳,39年考入军委会战时干部训练团,结业后供职于新22师,历任远征军译电员、机要干事。42年所在部队编入中国远征军序列,随军赴缅。军衔少尉,失踪。
文君,上海人,1937年加入蓝衣社之核心组织力行社,同年进入军委会战时干部训练团。38年转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在训练团毕业后,供职于中央军校等处。1941末奉调中国远征军第五军。次年2月随军赴缅。军衔上尉,殉国。
太多太多了。
她们没有死在战场上,她们被野人山所吞噬。
但正如孙月霞在临终前说的那句话:
她们,没有投降!
她们和所有的男人一样,洒尽了最后一滴热血。
贺雨的眼泪流干了。
她起身,对着孙月霞的遗体深深鞠了一躬。
然后,她走了。
她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有多重大。
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活下去!
(本章为纪念所有牺牲在野人山的远征军女兵,孙月霞等人皆为真实人物。贺雨的原型为远征军唯一活着走出野人山的女兵刘桂芳,湖南长沙人,2005年,获颁抗战胜利纪念勋章。民族英雄,无上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