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第八百三十章 封印不詳的字推薦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守墓人逐渐的显露出颓势。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颓势一旦显现,那败局便已经不远。
囡囡等人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忐忑。
若是连守墓人都挡不住,那这恶念绝对代表着无敌。
龙儿不由得求助道:“柳姐姐,你有办法帮助守墓人吗?”
柳枝随风晃动,似在摇头。
刚刚若非守墓人出手相救,那恶念的一记神通就已经将众人葬送了,柳枝连片刻都抵挡不了。
“哈哈哈,你我斗了无数年,终究是我赢了!我早就跟你说过,新时代的来临不过是时间问题,我终将会重新降临世间!”
恶念仰天大笑,得意无比,气势愈发的高涨。
守墓人面无表情,不言不语,目光坚定的继续战斗,以行动回应着恶念!
恶念没有说错,因为不详无法被抹去,可以在悠久的岁月里寻找机会,而守墓人不同,这里的一切布局不能出现一点差错,一旦错了,便会给恶念找到机会。
而没有谁可以永远不犯错,纵然是云族,在无数年的演化中,人心也已经变了。
但,守墓人并不准备放弃。
仙武帝尊 六界三道
“大道真龙,显化吾身!”
守墓人全身的力量突然飞速的凝聚,在他的周身,无尽的大道汇聚成了一条巨大的龙影,盘旋环绕。
恐怖的力量直接让整个祖地都化为了真空,一切都被震散出去。
就算是囡囡等人也被这股力量不断的向后震退,骇然无比。
“好,好厉害!!”
“这还仅仅是至强者的一丝神识啊,居然可以施展出这么可怕的神通。”
“可以将不详给镇压吗?”
这一刻,守墓人的气势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扫刚刚的颓势,身姿如玉,站在大道真龙的头上,气息威严,势不可挡。
“主……主上。”
云空那群人感受到这股气势,一个个俱是吓得面无血色,身子颤抖不止。
那股潜藏于血脉深处的敬畏轰然爆发,笼罩着他们。
这显然是守墓人的最强一击,也是当年那位至强者留给他的底牌神通。
云空脸色狰狞,他全身的法力爆发到极限,嘶吼道:“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放出新的主上,迎接新的未来!”
他施展出全力,抬手向着封印的深处抓去。
“原来他在你身上还留有这么一道神通。”
恶念的脸色也凝重起来,看着向自己攻伐而来的守墓人,他全身的灰雾如同煮沸的开水般沸腾起来,其内如同野兽在发出低沉的嘶吼。
强大的力量同样在他的身上凝聚,抬手一掌向着守墓人拍击而去。
“天道镇世!”
他自诩天道,欲要以天之力将大道真龙给镇压!
“轰!”
两股极端恐怖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化为了无尽的光华笼罩苍穹,刺痛所有人的眼睛。
不过,这祖地的不凡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这种恐怖的对轰下,居然依旧没有破碎,似乎有着无法想象的封印之力,将这里的所有力量镇封。
等到光华散去,囡囡等人定睛看着场上。
凝聚出全身力量守墓人黯淡得只剩下虚影漂浮在空中,好似一阵风就足以将其给吹散。
而恶念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仰躺在地上,周身的灰雾也只剩下寥寥几缕。
杨戬吞咽了一口口水,惊叹道:“大道真龙,好恐怖的神通。”
守墓人以一记神通将颓势挽回,这非常的不可思议。
步履无声 小说
囡囡也是道:“光是这一记神通,就不愧于至强者之名。”
不过钧钧道人却是突然脸色大变,疾呼道:“不好,快去阻止云族那群人!”
“呵呵呵,晚了!”
黑色豪門:對抗花心上司
云空冷笑着回应,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弧度。
随着他的手用力的一撕,最深处的封印便被他给扯了下来。
那是一张无比残破的纸,因为岁月的缘故,纸张已经磨损得不成样子,其上隐隐有着字迹,却也已经看不清了。
没有人想到,封印不详的居然会是这么一张平平无奇的纸张。
以至于让囡囡等人都愣住了。
守墓人看着那张纸,面露伤感。
而躺在地上的恶念,全身的力量却在飞速的恢复。
“哈哈哈,哇哈哈哈,这该死的封印终于没了!”
恶念状若癫狂,激动到了极致。
“砰砰砰!”
随着他一抬手,原本捆绑在他身上的锁链寸寸断裂,再难对其产生丝毫的压制。
同时,他的力量比起与守墓人交手时,还要强大。
云空等人见状大喜,连忙跪地膜拜道:“恭迎主上回归!”
恶念威严道:“你们很不错,以后就是我的子民!”
“多谢主上。”
随后,恶念的目光落在囡囡等人的身上,“你们的身上有着当年至强者的气息,难道是他们的后人?我也可以收纳你们做我的子民,传给你们更强的力量!”
说话间,一丝丝灰雾环绕在众人的周围,好似只要众人点头,便会融入他们的身体。
囡囡看着这些灰雾充满了嫌弃,连忙摇头道:“不需要!”
其他人也都是运转全身的发力,无比警惕的看着那些不详灰雾。
然而,恶念显然不会给他们拒绝的机会,笑着道:“先别急着拒绝,等你们体会到了这股力量,一定会着迷的!”
话音落下,那些灰雾立刻张牙舞爪的向着众人扑来。
虽然囡囡他们的法力也是在第一时间涌动,施展出所有的防御手段,却丝毫阻止不了这灰雾半分,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即将融入自身。
然而——
当不详灰雾沾染在众人的皮肤上时,却再难寸进半分。
宛若,被一股神异的力量给阻止,容不得不详灰雾半点侵犯。
“这,这是……”
守墓人的虚影猛地一颤,瞪大着眼睛,又惊又喜。
骇然道:“他们身上的那股气息居然可以抵挡不详的沾染。”
“这怎么可能?!”
恶念嘶声尖叫,好似想到了什么恐怖至极的事情般,瞳孔剧烈的一缩。
而囡囡等人反而是一脸的迷茫。
相思 梓
就在他们不明所以间,那张破旧不堪的纸张却好似感受到了什么似的,突然自己动了起来。
它漂浮在虚空中,一缕缕光华流淌,泥泞一点点褪去,居然让其内的字迹逐渐的清晰起来。
在纸张中央只有一个字——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