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線上看-第四十一章 嘎嘎推薦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下方观战的人群中,除了白琅国的百姓,其实还有其余心怀鬼胎之辈。
例如,右侧外围靠近山顶的两位朋友。
“师兄,这可怎么办?”辟炎子面色难看地说道。
站在他旁边的,正是样貌比他年轻但年岁比他大的师兄,黑兰子。
看着台上刚乘着朱雀降临的李楚,黑兰子也是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
二人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利用火诸葛对付李楚。只要火诸葛的计谋能够将李楚牵制上那么一阵子,他们就可以悄悄来到这边,对仙缘之人下手。
事实上,两人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只是来到这边斗法场地之后,由于白琅国三位国师与永麟道长这等高手都在场,两个人贸然显露妖身对余七安下手,说不定会有什么危险。
三位国师毕竟是极光菩萨的高徒,三人合力之下就算是师尊紫宫真人来临,也不一定能顺利劫走仙缘。
所以二人决定再观察观察,等斗法结束,余七安回了馆驿之中再下手。
谁知道这一观察,居然就此错失良机。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犹豫。
谁又能想到,那李楚闯进朱雀秘境,居然还能活着出来。
更恐怖的是,他不止活着出来了,还特么是骑着朱雀出来的!
这也太扯了吧?
朱雀啊。
全世界都知道此物天生脾气差,古往今来查上几万年,能有几人上过朱雀的背?
这是因为什么啊?
任凭黑兰子和辟炎子想穿脑瓜子,也想不清楚这件事。
两个人的震惊比周围百姓更加深刻,以至于周围人都回家换完裤子回来了,师兄弟两个才从呆滞中缓过来。
“他肯定是有什么能和朱雀沟通的技巧。”辟炎子不敢相信地说道。
“不然呢,难道能是他比朱雀还强吗?”黑兰子黑着脸说道。
虽然用的是否定的语气,但师兄弟内心之中都是不可避免的在打鼓。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他不会真的比朱雀强吧?
这不合理。
绝对是有什么特殊的驯兽技巧。
“他比不比朱雀强不知道,可已知的是……朱雀是真的搞不定他,咱们要不还是放弃了吧?”辟炎子道。
愛書的下克上(第2部)
“放弃?到嘴的仙缘肉,就让他飞了吗?”黑兰子怒道。
是仙缘肉在我们嘴边,还是我们在小道士的嘴边啊?辟炎子有些无奈地看着师兄。
黑兰子拍了拍辟炎子,说道:“这小道士或许有些邪门,但是我们需要的不是战胜他,我们只需要找人牵制住他,就可以对仙缘之人下手。师弟,你想一想,就算这世上找不到能打败他的人,难道连能拖住他一时片刻的人都找不到吗?”
辟炎子直直地看着黑兰子。
目光中的意思大概是,你别光口嗨,你能找你倒是去找啊。
黑兰子看着辟炎子的眼神,似乎读懂了其中的意味,他指了指台上的三位国师,“那不是现成的人选吗?”
辟炎子一脸不信,“师兄,虽然我视力不太好,但是我看见刚才小道士落地的时候,这三个货明显都快跪下了。你指望他们能牵制小道士,会不会有些不太现实?”
“就算他们三个不成器,但是……你别忘了他们的师尊是谁?”黑兰子阴笑道:“他们可是极光菩萨的爱徒,极光菩萨法力无边、坐镇西域,更有四象中的白虎护道。这样的人,总能与小道士一战了吧?”
“师兄是想……”辟炎子心领神会,“通过他们,挑起小道士与极光菩萨的矛盾,然后趁机对仙缘下手?可是这……谈何容易啊。”
“有何不容易?”黑兰子笑道:“眼下不就是一个天赐良机,你说小道士这场斗法输了,他会恼羞成怒对三位国师下手吗?”
“不一定吧……”辟炎子有些犹疑。
他没敢说。
其实这小道士看起来挺文明的。
“那如果是三位国师作弊,导致小道士输了斗法,你说他会善罢甘休吗?”黑兰子又问道。
“这……”辟炎子顿时明白了师兄的意思。
“长生不老啊师弟,搏一搏,今生一直活……”
……
“第三轮斗法,题目是千里视物。”
“接下来会有三位王宫派出的修者前往千里之外的目标地点,他们每个人都带着一个可以隔绝气息与神识的法器宝箱。只有到达指定的地点之后,才会打开宝箱,显露出里面的物品。”
“届时参与斗法的两位需要对千里之外的指定物品进行描述,描述的更加详尽的一方获胜。”
宫人上前,高声宣布完规则,之后小步倒退离场。
实际上,除了使团一方之外,其余人都是懂得规则的。因为这一场斗法,正是三国师宝骊龙的拿手好戏。
一位王宫侍卫乘着坐骑离开,去往千里之外的指定地点。
雄霸南亚 华东之雄
李楚和宝骊龙一同走上斗法高台,面相凶恶诡异的宝骊龙看着帅绝人寰的李楚,双方都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不多时,前方传回消息,宫人又上前宣布道:“好,第一件物品已经到达指定地点,宝仓山!请二位施展神通观察。”
“嗯。”
宝骊龙直接一步登上半空,开始施展自己的神龙目,看向千里之外。
李楚看了一眼地图,确认了方位,也在原地闭上眼睛,释放出神识。
永麟道长看着“赶鸭子上架”的李楚,还有点紧张:“无量天尊,可别出什么问题啊,求求了……弟子愿用一家祖坟,换小李道长赢得此战。”
李楚当然不会出什么问题。
Strawberry fierds
神识放出,他很快就覆盖了方圆千里的范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千里之外一座宝仓山上,那位王宫侍卫正打开那个箱子,箱子里是一对雕琢十分精致的金龙玉凤琉璃盏,应该是白琅国宫中的宝贝。
于是李楚仔细观察之后,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答案。
一炷香过后,宫人又上前,高声道:“好,一炷香时间,观察结束。侍卫正在赶回,请二位先展示你们的答案。”
一位宫女收走了李楚的答案,递到他手里,宫人念道:“小李道长的答案是,金龙玉凤琉璃盏一对。”
“嘶……”白琅国君的面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因为箱子里的东西是他亲手放的,自然清楚这题对与不对。
他又看向宝骊龙,只能希望三国师写得更详尽一些,这样他就有理由偏袒对方了。
宝骊龙回给他一个瞧好吧的眼神。
接着,就听宫人高声宣布着三国师的答案。
“三国师给出的答案是,扒光了毛尾巴很秃脚掌沾屎的大鹅一只。”
“……”
此言一出,场间是有一些沉默的。
宝骊龙回头,朝两位师兄比了个耶。
除了两位师兄之外,大概没有人能够理解这个答案。
对面的永麟道长则面露喜色,看来自己猜测的没错,对方就是想输!
他们不敢赢小李道长。
三国师这个答案,明显是正确答案的一点边都不敢沾。
傻逼都不可能往宝箱里放这种东西吧?
太棒了,自己的家人保住了!
但是保住家人之余,他又有些担心,该不会是自己用祖坟许的愿灵验了吧。
唉……
还真是难取舍呢。
长长的沉默。
直到那个前往宝仓山的侍卫回来,递上了宝箱。
宫人上前,打开宝箱,向周围的人群宣布最终答案。但其实没等他说,打开宝箱的一刻,就全场哗然。
因为箱子一打开,里面传出了让永麟道长瞬间失色的、特别嘹亮的一声。
“噶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