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天唐錦繡 公子許-第兩千零五章 貌合神離展示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春明门外,细雨纷飞。
程咬金站在大帐窗边眺望着巍峨的城楼,依稀可见一队队兵卒正在换防,龙旗在细雨之下微垂,想象着自家儿子顶盔掼甲立于城上,一丝不苟的下令各部换防,镇守城门,随时可能与他这个父亲刀兵相向,心头便泛起一阵奇异的感触。
会否有朝一日程家也上演一出父子反目、骨肉相残的戏码?
“呵!出息了啊,居然敢跟老子对阵……”嗤笑一声,程咬金返回书案之后,手里捧着军务战报,一时间却没法沉下心去批阅处置,心底感慨无限。
曾几何时,他将家族的未来荣光尽皆放在长子身上,为了他有个光明远大的前程,甚至求娶了一位公主,至于那个自幼木讷却总惹是生非的次子,早已不报任何希望,只盼他年岁渐长之后能够稳重一些,心智成熟一些,不要给家族招惹祸患即可,否则他怕是要狠下心将其逐出族谱,任其自生自灭……
非是他心狠,实在是程家满门之前程,焉能坏在一个劣质手中?
可谁能想到,昔年那一无是处的劣质,却已经屡立战功,如今更成为太子心腹,可统御兵马与他这个父亲对峙?
固然身份地位依旧是天壤之别,但那劣质才多大?自己适逢王朝末世,与天下大乱之中拼杀出一条血路荣获无数战功,若在眼下这承平盛世,他不觉得能比那个劣质做得更好。
长子承袭家业,幼子另立门庭,谁敢说我程咬金教子无方?
甚至于,觊觎一下房家“一门双国公”之荣光亦未尝不可……一时间,程咬金老怀大慰,兴奋莫名。
心情畅美,早膳之时只是胃口大开,多喝了一碗粥,将几碟小菜吃个精光,刚刚放下碗筷,便有亲兵来报,说是张行成求见……
程咬金心情好,随意摆手道:“让他进来。”
亲兵退出,须臾,张行成依旧一身常服,风尘仆仆而来,见到程咬金正在窗前一个小马扎上喝茶,上前正欲施礼,程咬金已经摆手道:“私下相见,不必如此繁文缛节,来来,长长今年的新茶。”
张行成知道程咬金素来不拘小节,自是从善如流,省了施礼问安那一套,也寻了一个马扎坐在程咬金对面,中间一张茶几,敞开的窗外细雨纷飞,令他心胸开阔,居然觉得很有意境。
程咬金斟了一杯茶,语气戏谑:“(张行成的字)此来,有何指示?”
张行成赶紧双手抬起接过茶杯,苦笑道:“卢国公欲折煞在下否?您爵居国公、手掌一军,功勋盖世,在下断不敢无礼。”
程咬金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张行成呷了一口茶水,蹙起眉毛,他忽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无论李勣也好,程咬金也罢,都是山东世家的一份子,理应与山东世家利益一致、共同进退,然而现实却是先有李勣阳奉阴违,视山东世家的命令如无物,我行我素毫不理会,现在连程咬金也明显产生抵触。
显然是因为这种将手握军权的将令顶在前边,让他们蒙受巨大政治损失去为其余各家谋求利益的做法,使得他们极为不满。
然而既然是山东一脉,利益一致、休戚与共,不正该彼此协助、共同进退么?岂能计较一家一姓之得失,置大局与不顾?
若无山东世家的鼎力扶持,李勣也好,程咬金也罢,今时今日的权势地位定然要大打折扣。支持你们的时候整个山东世家不遗余力、不计得失,现在倚靠你们出力了,却又斤斤计较、敷衍了事,世上岂有这般道理?
说到底,之所以造成此等局面,最大的原因在于山东世家的凝聚力大不如前,渐有人心涣散、各自为政之势。
譬如崔敦礼,堂堂清河崔氏嫡支子弟,阂族之力将其在关陇垄断之境地之下扶持至兵部侍郎,如今却以房俊马首是瞻,坚定站在东宫那一边,与山东世家渐行渐远……
就好似程咬金一般,貌合神离。
这让张行成升起极大的危机感,与此番争夺朝堂利益相比,山东世家能否一如既往的保持凝聚力显然更为重要。只要山东世家拧成一股绳,凭借强大的底蕴终有一日能够入主朝堂,眼下沉寂十年、二十年何足道哉?
反之,若这个代表着儒家底蕴的联盟最终分崩离析,即便眼下占据朝堂全部利益也不过是焕发最后的余晖,或许不久之后便会踏上关陇门阀的覆辙……
不过眼下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如此重要的事也不是他可以决断。
遂收摄心神,沉声道:“各家家主之决议,是希望卢国公挡住春明门,阻止太子出城。”
程咬金手中婆娑着茶杯,面色不变,反问道:“若太子执意出城,汝等是否让吾冲上去手刃太子?”
张行成吓了一跳,忙道:“卢国公误会了,吾等皆大唐之忠臣,焉能做下谋逆之事?只不过做个姿态而已。以我之间,太子大抵也只是试探各方态度、底线,只要卢国公陈兵春明门下,太子必知难而返,放弃出城之念。”
这种可能是存在的,毕竟太子素来软弱,此番如此强势的向李勣摊牌需要极大的魄力,未必能够坚持到底,稍遇挫折,很可能便缩回去了。
然而程咬金却不理会到底会否有此可能,他瞪着张行成,语气不善:“此番命令,到底是各家家主之意,还是‘依你之见’?”
张行成楞了一下,面色微沉,冷声道:“卢国公是怀疑在下首鼠两端,误传各家家主之意,陷害于您?哼!卢国公未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他非常不满,自己好歹也是各家家主推出来的“代言人”,代表着各家家主的意志,程咬金居然怀疑自己的动机、人品,孰不可忍!
程咬金眯着眼,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恼怒好似受到极大侮辱的张行成,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好多年没人能这么跟老子说话了,你胆子不小,不错!不过有些时候胆子太大,会使得自己置身险地而不自知,譬如这长安附近汇聚了多支军队,各支部队的探马斥候往来不绝、遍及各处,你往来频繁,还需注意安全,万一不慎被发现了踪迹,小命难保。”
张行成心中一震,豁然变色:“卢国公威胁在下?”
“嘿!”程咬金摇头失笑:“瞧你这话说的,吾这分明是关心你好吧?别不识抬举!来,喝茶……吾同你说,这人生在世悲喜无常,需懂得及时享乐的道理,阎王面前无老少,指不定谁啥时候便走了背运,一命呜呼,想要享受也享受不到!”
他满脸笑容的斟茶,张行成却心中发寒。
护花状元在现代 小说
若这混世魔王当真不愿执行山东世家的命令,却也不愿撕破脸,最好的办法便是派一队兵卒将他袭杀,而后谎称未曾受到命令,将黑锅丢给右侯卫或者右屯卫。正如程咬金所言,这长安城各方势力交错混杂,数万人的军队便有三支,当真莫名其妙的死了,去哪儿找真正的凶手?
越是看程咬金的笑容,张行成越是觉得隐藏着重重杀机,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程咬金将茶杯推到张行成面前,笑道:“本该款待(张行成的字)一顿酒饭的,奈何条件就艰苦、物质匮乏,只能以茶代酒,聊表心意。饮了这杯茶,(张行成的字)便尽快上路吧。”
张行成面皮一抖,这话说的……
什么酒饭?断头饭么?
上路?上什么路?
他没敢喝茶,使劲儿咽了口唾沫,强笑道:“卢国公误会,在下岂敢对您又半分不敬?只不过受各家家主之委托,居中奔走代为联络,实在是身不由己,若有得罪之处,万望海涵。”
他知道程咬金素来吃软不吃硬,于是果断服软,再不敢说什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程咬金这才收敛笑容,缓缓道:“记住,吾非不肯听令行事,亦非不肯有所牺牲,但若将吾当傻子一般退出当某些人的垫脚石,却是想瞎了心。回去告诉那些家主们,吾会依令陈兵春明门下,但太子如果一意孤行,令右屯卫、东宫六率与吾对阵,届时战与不战、降或不降,皆有吾来决定,旁人休得多言!”
他愿意出力,希望能够得到各家扶持取李勣而代之,但不代表他会为此不惜将麾下左武卫置于右屯卫、东宫六率的联手绞杀之中,更何况背后尚有一支右侯卫虎视眈眈?稍有不慎便陷于绝地,将自己的班底根基尽数断送。
况且他发现那些家主们大抵是窝在山东太久了,看不清天下形势故而妄自尊大,浑然不知世事变化早已不似前隋之时的模样,不能与时俱进,致使许多决策极其不合乎情理,如果毫无保留的跟他们一道走到黑,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合作是必须合作的,但不能被山东世家牵着鼻子走,他必须掌握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