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笔趣-番外第34章 知天命之年,自當知天命相伴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因为周瑜新发现佐渡岛沙金的迹象,是209年初夏农闲时节的事儿,
李素为了更好地统计情况、详尽向刘备汇报,也就不得不在这个夏天,继续驻留观望一下。让周瑜加班加点加速勘测淘金,尽量把金山的规模评估出来、确认开采价值。
最后启程返航回中原,已经拖到了秋收之前、风向也渐渐适合返航中原。
反正刘备当初给李素定下的“代天巡狩”任期是两年不假,但这个任期是不包括路途上的时间花费的。李素第一年来的时候,抵达扶桑就已经是夏天了,这次也留到夏末秋初再走,也很合理。
历史上司马懿跟曹叡请示平辽东公孙渊时,承诺的都是“战百日”搞定公孙渊,但实际上需要一年。毕竟大军要“往百日,返百日,驻留休整两月”。
古达交通不发达,带着大军上任,从来都是会专门额外留出大段的在途时间,不算任期。李素去的扶桑,可比司马懿平辽东远得多了,路上往返算一年很合理。
当然,最后在扶桑的这个夏天,李素名义上是“在途损耗”,实际上当然是既不干公务,也不忙着赶路,纯粹是他自己享乐旅游一下。
李素心里很清楚,汉末的交通条件太烂了,他身为丞相,这辈子不可能再来扶桑第二次。虽然如今的扶桑都是原始人,没有什么文化古迹可以看,但富士山还是可以看一看的嘛!这些神奇的自然景观,有条件不看白不看。
都做到丞相了,而且前面两天确实是在操心国事,临走还不能抽三个月享受享受人生嘛!
而且夏天爬雪山避暑,刚刚好。
农历四月底,李素就开始打着“离开前最后巡狩一下关东尚未征服的蛮夷之地,视察当地的开发潜力”为由,让甘宁带着船队、在太平洋一侧护航运送。
李素一路上也在伊势湾的浓尾平原、关东的相模湾、东京湾附近,随手地图开疆、在一个个海湾沼泽平原上画圈,指点汉人未来应该着力开拓殖民的方向。
甘宁当然是让书佐全部把丞相的指点教诲全部记下来,表示一定让以后历任来扶桑管理民政的地方官好好学习丞相的指示。
在东京湾相模湾溜完船后,李素亲自在相模湾附近登陆,甘宁麾下的大部分船队就可以返航或者自己忙自己的了。甘宁则亲自带着两千精兵登陆,护送李素横穿扶桑本岛。
这也是汉军第一次大规模深入这一带的内陆,
这条路线,倒是跟原本历史上、一千多年后战国时期、上杉谦信讨伐北条氏康的小田原城的路线差不多,只不过是反着走的,或者说跟上杉谦信打完后撤军的路线一样。
先在相模湾爬富士山,看完雪火山胜景后,计划沿着武藏野的边缘、往、越州而去,最后到越山县(春日山城/新泻)。
李素上辈子也算成功人士,去外国旅游也不少。周边国家除了北棒不丹老挝缅甸其他都跑过。所以富士山肯定是看到过的,不过那时候没有特权,季节也是淡季,就坐车到五合目逛逛回去了。
这次么,作为丞相,哪怕路不好走,也有甘宁的人临时帮他铺,半路上还会扎营休息。
原始的山坡上林木非常茂密,所以士兵们都是带了很多大斧和锯子,一路上砍树砍出一条路,拿砍下来的木材临时搭建适合行走的栈道,陡峭处的台阶都是拿木捆固定的。
李素已经很克制了,没有选择坐轿子让人抬,最多就是能骑马的地方骑马,不能骑马的地方亲自拄根手杖、再让人扶一把省点力。慢慢扎了三次营,分四天登顶。
当然,上去之前李素是先让人探过路的,确保火山口绝对没有黑烟,也没有别的其他任何异常迹象。
四天之后,两世为人的李素,才算是第一次享受到了现代社会都享受不到的福利。能站在农历五月天还残存着少量白雪的火山口上,拿望远镜极目远眺,海拔三千八百米。
登顶这天,天气非常晴朗,但山顶之上却有多层笠云,从远处往上看很壮观,但不影响从山顶往来路俯瞰远眺的视野。
站在三千八百米的火山口顶上,拿着高倍望远镜,能够轻易看清晰五十里外相模湾的海滩,还有浩瀚的太平洋。甘宁护送他来时、留在相模湾停靠的几艘舰船,都依稀可见。
视线可以一直延伸到太平洋深处两三百里外,最后融于水天一线。
甘宁看了这一幕,也是震撼不已。他也算是爬过高山的了,但中原的高山都在内陆,不可能有海山同景的。
沿海的多半是小山,泰山上也不可能看到东海,毕竟离泰山最近的海岸都在四五百里开外呢。即使看得见,泰山也才这儿三成的海拔。
“咱在水上厮杀混迹了一辈子,如今才算是知道,这世上竟有能登山观海、极目数百里远的地方。蛮夷之地,也有可观胜景,余生倒是真想再走远点,看看天下之大,还有些什么了。”甘宁感慨之余,倒是显得很有开拓精神。
毕竟做海盗出身的家伙,本身就是比较有冒险寻求刺激的动机的,如今天下一统功成名就,都要加封右将军了,锦衣玉食什么都有,只剩这点新的刺激还能追求。
李素放下望远镜,深呼吸了一口,摇着折扇:“欲穷千里目更上一重山,此自然之理也,何必大惊小怪。
孤回中原之后,兴霸与公瑾还要自行多多努力,但凡有新的探索所得,可派船送表、及时奏报。
今日登山至此已经疲惫,在这儿生火驻扎一夜吧。明早观了沧海日出,再下山不迟,上来一趟也不容易。”
李素这也算是为自己的40大寿,送一份迟到的礼物——他是187年穿越过来的,当时谎报了18岁,如今是209年,整整22个年头了.
终极透视眼
所以年初正月里的时候,他在扶桑这种蛮夷异域过的40大寿,肉身实际年龄还是37周岁。距离他当上丞相,也已经过去整整十周年了。
时间也着实飞逝,似乎人上了年纪之后,又没有什么新的挑战,每天都过重复的生活、见识已经见过的东西,日子就过得没什么感觉。
连阿亮今年都29了,来扶桑的时候才27,跟他历史上出山的年纪一样。而阿亮比他还多一年任期,回中原时也该三十而立,可以位列三公了。
李素在那儿眺望着太平洋、内心感慨,下面的人则因为丞相的随口一句指挥,差点要跑断腿。
这一路上砍树铺栈道登山,多余的木材倒是不少。但最上面的雪峰那几百米,是长不住树的。李素要在山顶安全扎营,工作量便十分巨大。
按照一共十合目的里程来算,到八合目往上,就已经是白雪覆盖了。所以那些卫兵们大部分人地在天色稍稍转阴暗的黄昏时分下山,回到上一个营地过夜。
还有很多士兵则是上午跟着李素上山的时候,就每人背负了一大捆木材和树枝柴火。基本上十个士兵背负的量,才够两个人在山顶用木材架营房、烤火。
李素带了两千人,大约一千人留在了半山腰,六百人留在了五合目,三百人留在了八合目,只有最后不到一百个贴身护卫、将领可以跟他住在山顶。
反正虾夷野人也爬不上富士山顶,就算有这个本事,也不会吃撑了闲着非要上来,这儿又没树砍又没猎打,野人才没陶冶情操的闲情逸致,也就不用担心安保。
再说了,就算需要安保,典韦甘宁住李素隔壁帐篷,有什么好怕的。
在富士山顶残雪中搭木营房烤火过夜,这待遇估计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三千八百米海拔的雪山寒风,对李素毫无影像,反而让他巡视时的仪表更加拉风。
明明是大夏天,却要穿一个银狐皮裘、貂皮风帽,猎猎当风,
可惜身边没有油画画师,否则李素好歹得让人整几张,争取成为比原本历史上《拿破仑穿越圣伯纳德隘口》更有名的世界名画。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李素提前让甘宁等人算好时间,提前喊醒他,看了太平洋日出。
黎明的云层,比白昼更加浓厚一些,倒是没能清晰捕捉到太阳跃出太平洋的精彩瞬间,只是看到东边海天线上,红橙的霞光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晕染开来,染红了小半边天际。
甘宁如今已经和周瑜一样,是相信了李素诸葛亮那套“大地是个球,周长八万里”的学说的。
在富士山上看了太平洋日出的壮丽盛景后,他心中莫名悸动:登高一千丈,远眺三百里,周而复始,不知这无尽之洋是不是真的能远航四五万里后、回到西域的极西之地?
毕竟,如今的汉朝人,眼界开阔程度,不是历史同期可比的。
李素十年前,跟关羽、马超、诸葛亮、徐庶、几人,经营西域,开拓商路、搞翻译运动。此后安息人和罗马人的工匠、学者、书籍往来络绎不绝。
甘宁坐的新海船,都有吸收罗马工匠造地中海海船的部分有用经验,对于海军将领而言,罗马的存在是实实在在的。
大家都知道,西域在万里之外,再西数千里至万里便是安息人,安息人再往西万里便是罗马。
从大汉最东到罗马最西,当有三万里,如此,诸葛使君算环宇周遭八万里,岂不是眼前这无尽之海,刚好就是五万里宽?
甘宁和周瑜这些东方世界被地球论开化的海军将领,想法果然跟后世的哥伦布差不多,只是反其道而行之了,他们也不知道世界上存在美洲,但他们想的是“一直往东,就能从西边回来”。
只可惜,这个时代的罗马帝国并没有什么值得汉人“为西而东”探索的珍贵贸易物资,
中间的安息人,也没有能力武力阻断商路,扮演不了原本历史上后来奥斯曼人的地缘政治角色。
所以,就算甘宁和周瑜心中有了这个想法,也暂时还没动力往东航行五万里,他们只对发现新的物产和土地感兴趣。
而站在中原王朝的角度来看,自然地理探索往北走肯定比往南走有前途,因为华夏地处太平洋西岸,亚洲大陆在这一段,本来就是北宽南窄的。
往东北方去,至少明知有陆地,无非是西伯利亚一直到勘察加、楚科奇的土地都是冰天雪地莽莽森林,没有开发价值。
而往南方去,越往南大陆越往西侧收缩,东南方向汉人只知无尽之海中有不少岛屿,却不知道有大陆。要想穿过太平洋发现美洲,走北太平洋显然是概率更高的航路。
……
富士山之行结束后,李素沿着原本后世上杉谦信的老路,顺利到了越山县。
年初的时候,后世的新泻平原这一带还都是沼泽,几乎没有农田垦荒。但这次六月份再来,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
周瑜发了疯一样催督当地扶桑人组织种田,还有就是疯狂捕获当地的虾夷蛮子为奴,
哪怕已经错过了春耕,种不了稻米和普通小麦这些粮食,好歹也催种点萝卜、芋头、韭菜、大葱,还有就是甘宁去年带回来的、秋天才能下种的黑麦。
全能魔法師
原因无他,佐渡岛发现金矿迹象后,需要大量的劳工开矿,但佐渡岛上本身太过荒芜,也没有灌溉之利,没法大规模农业生产,周瑜也不可能以后常年从金泽、新洛运粮食过来给这儿的矿工,肯定要争取粮食尽量本土化生产。
佐渡岛对岸的新泻沼泽平原,就成了第一首选。沼泽地区只要疏浚堆填、是很容易造出肥沃的农田的。
这种事情大汉也干得很有经验了,早在近二十年前,刘备手下的国渊在上庸附近就这么干过,后来在南中、荆州、扬州,多次重复实践,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
周瑜自己虽然不懂,但也可以学嘛,麾下带来的将士们,总有经历过的。
李素抵达越山县视察的时候,周瑜已经凑了整整十几小袋的沙金、还有两袋罕见的狗头金,也就是每块都有几两甚至一两斤重的自然金块。
这都是周瑜在这个夏天,紧急淘矿的收获,这当然不是私下送给李素的,而是让李素带回中原区表功。
历史上曰本人开发佐渡金山的时候,年产量也就黄金几百公斤、白银十几吨的样子。
周瑜这才第一年开采,而且才大干快上三个月,所以总共收获也就砂金一百多汉斤,折三四十公斤,狗头金区区二十汉斤,全加起来李素自己一个人都能扛得动。
所有的金砂和自然金块当然都没有冶炼重熔,为的就是确保其天然状态,好证明这确实是刚开采出来的,不是李素拿别的地方已有的黄金来“捏造祥瑞”。
当然,碎散的沙金太容易失落,所以周瑜很注意地用了一些轻质蜂蜡把金砂油封粘合起来。
等回到中原、将作监的金匠要重新熔合时,蜂蜡直接挥发流掉,剩下的就是纯金了。
另外,扶桑这地方毕竟各种生产都落后,周瑜搞来的蜂蜡也不如中原造蜡烛用的那种蜡纯净,不少还混合着少量蜂蜜,以至于黄金闻上去很香甜。
不过不要紧,就算蜂蜜混合物在海上漂几个月、长虫子了,最后熔炼金块的时候还是会全部杀死蒸发掉的。
李素对这个结果很满意,拿着总重大约四十多公斤的金子,说了些勉励周瑜的话,这才在周瑜的亲自护送下返航。
七月底,李素抵达了西国的银岛县,八月初回到九州岛的筑紫,随后又花点时间最后巡视一下三韩、查漏补缺,开始回渡东海。
不健康死
十月初,李素顺利回到扬州,略作休整,检查了一下自己留在扬州的子女的成长情况。
毕竟甄宓为他生的儿子,是他当初204年刚到扬州时怀上的。后来蔡邕病故李素回雒阳、陈留休假一年,当时那儿子也才一岁半,
所以后来去扶桑的时候,李素只能带妾侍,一个子女都不能带,孩子太小很容易在风浪颠簸中出事的。
这次回来,他最小的儿子都有四岁多了,平时都住在句章县,只有几个比甄宓还年轻的“小姨”带娃,嫡母和生母都不在身边。
如今李素回来了,总要稍微点拨教导一下,庭训检查。
在会稽封地盘桓休整一阵,缓解了航海巡狩的疲劳后,李素才再次启程,赶在年关之前回到雒阳,向皇帝复命。
这次回来,应该是再也不会出海了。
李素亲自向刘备呈上了库页岛的巨菜(已经晒干成菜干,否则早就烂了),还有那几十斤的佐渡砂金、自然金,外加可以在极寒地带播种的黑麦种子。
刘备得到这三件献礼,也是大喜过望,安排在新年的时候,要送去太庙供奉祭告,这也是天佑大汉开拓的证明。
整个雒阳城上上下下,都笼罩在即将欢庆新年的氛围中。
时间,也悄然转入了公元210年,雒阳新城的建设,至今已经有十年了。河南尹地区的常驻人口,也重新恢复到了近两百万(整个河南尹,不是雒阳市区)
如今的雒阳新旧城区,都已经非常繁荣,全面建成,只差一个从伊阙龙门引伊水的高架引水渠还没修,那东西据说要五十亿的预算,之前人口密度不够大,还没有迫切性。
保護動物,守護可愛家園!
这次李素回来,多喜临门,朝廷的战争债券也休养生息还得差不多了,刘备很想再搞点事情,正要跟李素磋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