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獵天爭鋒 線上看-第1195章 各有成就閲讀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商夏大约能够猜到此时灵丰界各方势力对于幽州天幕之上星光异象的关注,事实上他也没有进阶道合境后故意遮掩,欲盖弥彰的意思。
就目前的灵丰界面临的形势而言,危险不在内而在于外。
不过商夏并不知道的是,尹静虚对于他个人的武道修炼方式居然有着这般详细的认知。
事实上,也并非是只有天星阁如此,恐怕整个灵丰界所有上得台面的势力,都在明里暗里收集着有关商夏武道修行的信息。
其实这也并不仅仅只是在针对商夏,尽管他所展现出来的全新的武道修行体系的确在他身上有些惊艳的表现,但实际上搜集高阶武者的修炼信息乃是每一家宗门势力都在暗中进行的事情。
这种情况不仅普遍存在于天星阁,灵丰界各大宗门派别,包括通幽学院在内,都在进行着相同的事情,甚至是在各方各界也不能免俗。
只不过是商夏特殊的武道修行途径太过引人瞩目,他的存在甚至能够令寇冲雪这般得天地眷顾的天纵奇才都显得黯然失色。
商夏倒是没有想到在他闭关即将结束之际,却正巧碰上了辛潞为了助元秋原在武道与观星师途径上双双进阶,而特意牵引汇聚天外星光并从中提炼星煞之气。
原本三年前商夏在准备闭关修炼的时候,便已经注意到元秋原已经达到了进阶四重天的门槛儿,为此他还特意嘱咐辛潞先行助元秋原在三阶星师上取得突破,哪怕将寇冲雪交予的任务耽搁一段时间都在所不惜。
但他却没有想到元秋原从三阶星师进阶四阶观星师居然一下子拖了三年之久。
但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元秋原在观星师和武道之途上双双进阶四重天之际,所选择的进阶方式居然会是商夏所独创的“四煞同修”!
当然,元秋原所准备练就的四种本源灵煞并非是商夏那代表着春、夏、秋、冬的四季灵煞,而是以灵丰界为中心,从四方虚空星域分别招来并提炼的四种星煞。
最弱的馴養師開啟的撿垃圾的旅途
原本按照辛潞和燕茗的预估,即便是有她们二人相助,元秋原此番能够从招来的天外星光当中提炼出足以供他进阶四重天的四种本源星煞,其实也是显得有些勉强的,甚至多少还要借助一些运气的成分,以及必要的时刻恐怕还需要燕茗这位五阶高手遁出天幕近距离提炼星煞相助。
而且即便这一次成功奠定了“四煞同修”的根基之后,元秋原接下来恐怕也需要经过多次牵引天外星光来提炼灵煞,才能够不断的提升修为,直至达到武煞境大成的境界。
只不过元秋原的运气显然极好,便在他准备冲击武道与观星师的双四重天的时候,正巧碰上了从闭关当中苏醒过来,且正对于自身本源之气与星辰之力的亲和而跃跃欲试的商夏。
于是乎,商夏虽然不是观星师,也不能操纵观星台从星空当中牵引更多的星光降临,但他却能够从汇聚的星光当中提炼,乃至于是压榨出更多也更为精纯的星煞!
全部交給我吧、前輩
这个时候已然反应过来的辛潞和燕茗二人连忙着手配合,她们二位全然不再关注星煞的提炼,而是将全部的心力都专注于对天外星光的牵引上,使得源源不断的星光向着幽州天幕之上汇聚而来。
这一下,非但是元秋原进阶观星师和武煞境的双四阶所需的四种星煞绰绰有余,甚至还使得他在成功进阶之后的修为境界更是向上大大提升了一截,必然会因此而节省了他大量的修炼时间。
無上崛起
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 小说
此外,除去元秋原进阶四重天所需的四种星煞之外,商夏还从这些汇聚而来的浓郁星光当中提炼出了不同种类的零散星煞五六种,甚至还有两三种散碎的丝缕星罡精华,最后被他统统丢在了观星台星辰树下蓄积的那浅浅的一滩星辰之水当中。
不过待得一切平息下来之后,商夏的身形突兀的出现在了洞天秘境的观星台之上,这才意识到他此番举动带来的好处好像还不止刚刚的那一些。
观星台之上,辛潞周身气机涌动尚未平息,只一眼便能够看得出来她此时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武煞境的第四层。
很明显,在之前商夏从观星台牵引而来的星光当中提炼出种类不同的星煞之后,辛潞近水楼台先得月,选取了最为适合自己的一道星煞炼化成为了本源灵煞。
同样在修为上得到了提升的还有燕茗。
受观星师传承的影响,燕茗在进阶五重天成功之后,便打算在炼化第二道本命元罡的时候选择一道合适的星罡。
此前在辛潞的建议和帮助之下,燕茗虽然找到了合适的星罡,但这种星罡搜集的难度却是极大,之前数年燕茗一边协助辛潞积累对于观星师传承的理解,一边千方百计的搜集这种星罡一丝一缕的元罡精华,直至此番牵引天外星光之外,燕茗已经搜集到了这一道星罡的七缕元罡精华。
然而这一次牵引天外星光的过程当中,因为商夏的亲自出手,不仅从汇聚在幽州天幕之上的星光当中提炼了多种星煞之气,还提炼出了不少的元罡精华,其中便有三缕正是燕茗所需,令她一举完成了武罡境第二层的修炼。
更为关键的是,通过这些年在观星师传承上的实践性积累,燕茗再补足了一道本命星罡的短板之后,恐怕用不了多久通幽学院便要迎来第三位四阶观星师了。
至于第二位四阶观星师,自然便是刚刚完成进阶的元秋原了。
“燕师妹,辛姑娘,恭喜了!”
商夏向着二人拱了拱手笑道。
至于元秋原,这个家伙正在观星台当中开辟的密室当中闭关巩固修为。
此番闹出这般大的动静,原本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令元秋原进阶而已,至于辛潞和燕茗修为的提升则完全是意外。
燕茗和辛潞见状连忙还礼。
燕茗无论是自身修为还是受学院的信任程度,都无一例外能够让其成为学院的核心高层之一,对于商夏之前闭关的目的也是有所了解的。
此番见得他出关,燕茗第一时间便带着几分惊喜道:“商兄此番出关,可是已经得偿所愿?”
商夏闻言发出一声爽朗的大笑,道:“幸不辱命,如今也算是称得上是高品真人了!”
燕茗闻言兴奋之中带着几分惆怅道:“商兄,想当初在两界战域之中你还曾被我追杀,不曾想短短二三十年过去,你我之间差别竟然已打如此地步!”
辛潞虽然没有说话,但目光在商夏身上流转之际却带着几分讶色。
曾经作为星原城观星台的四阶观星师,辛潞见多识广,因此,她可能比燕茗这位五阶武者更要清楚三品真人和四品真人之间的真正差别,也更加能够理解所谓“高品真人”这一词绝不仅仅只是一个称呼那么简单。
不过商夏这一次前来观星台可不仅仅只是为了恭喜他们三个,而是另有目的。
只见他从袖口当中的乾坤袋当中掏出了一团弥漫着浓郁的星辰之力的披风,在将其抖开的一刹那,其上点缀的星光就仿佛当真有一颗颗星辰在上面闪烁一般。
“这是……星袍?”
作为星原城观星台曾经的观星师,以及她与第七营主,大观星师刑星天之间曾经的特殊关系,使得她对于星原卫身上的星袍并不陌生。
但令辛潞感到吃惊的是,商夏的手中怎得会有一件完整的星袍?
要知道星原卫至今都声称,自星原卫千余年前被星主创立至今,尚未有一袭星袍丢失流落在外。
可辛潞的惊讶显然展露的太早了。
只听得商夏笑道:“这的确是一袭星袍,不过并非是普通的星袍,而是曾经诸葛湘身上的卫主星袍!”
辛潞此时已经瞪大了一双美目,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燕茗或许是因为修为更高一些,也可能是对于卫主星袍的感触并没有辛潞那般直观而强烈,在一瞬间的惊讶之余,反倒是好奇很快占据了上风,道:“这星袍有什么用?卫主身上的星袍是否比普通星原卫的星袍妙用更多?”
商夏点了点头,笑道:“这卫主星袍之上的确有着一些不为人所知的妙用,不过目前最要紧的是……”
说到这里,商夏的语气微微一顿,伸手在星袍披风的下摆处一扯,顿时便有一道半尺长的裂口露了出来,然后接着道:“……要想办法将这袭星袍修复完好!”
燕茗有些愕然的看着商夏,这卫主星袍一看就非同凡响,她哪里知晓此等物品该如何修补?
辛潞这个时候却沉吟道:“商真人可是有什么能够借助观星台修复的办法?”
商夏苦笑道:“我只是知晓这星袍之上蕴含着充沛的星源之力,而这袭卫主星袍之上更是沾染有真正的七阶星辰之力,便想要看一看能否借助观星台所牵引的天外星光进行修复。”
岂料辛潞此时却是点了点头,道:“的确有这个可能。”
商夏一听自己都惊呆了,他原本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而已,哪里料到辛潞居然会给他如此肯定的答复?
不等商夏开口询问,辛潞便接着说道:“星原卫的披袍人虽然名声在外,但他们身上的星袍也并非是始终都不会破损的,我曾经听刑星天说起过,普通的星袍若只是稍有损伤,其实在披袍人所属的队卫平日里演练合击阵势的时候,便会在所引动的星源之力的蕴养当中自行缓慢修复。
“但若是星袍破损严重的话,便需要暂时带回观星台利用星源之力进行修复。”
“只不过到底该如何修复,刑星天却始终未曾提及半句,这当中应当牵扯到了星原卫自身的隐秘。”
商夏闻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同时大概也了解了佟玉堂能够仿制星袍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