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獵戶出山》-第1588章 一抹敬意讀書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第1588章 一抹敬意
下了飞机,一股寒气迎面而来。
陆山民打开手机,一连串的信息和电话从屏模上闪了出来。
看到信息的内容,陆山民脸色大变,抬脚就飞快朝机场外跑去。
海东青不知道状况,楞了一下,提起行李箱也脚步如飞的跟了上去。
凡路过之人,只看到两道人影,感觉到两股冷风经过。个个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前方,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
来到出机口,陆山民粗鲁的扒开前面的人,插队往前急性。引来其他人一阵谩骂。
陆山民充耳不闻,心急如焚的往前冲。
海东青紧跟其后,问道:“出什么事了”?
“车上在说”。
两人出了机场,正好遇到一对情侣上了一辆出租车。
不等两人关上车门,陆山民一步冲到近前,一把将两人拉下了车。
等这对小情侣回过神来,陆山民和海东青已经上了车。
男人一把抓住车门,“XXXXXXX”一顿破口大骂。
海东青坐在外侧,抬脚就是一踹,直接将男人踹飞出去。
司机师傅正准备开口拒载,回头一看见陆山民的眼神,立刻闭上了嘴巴,这是他有生以来看到过的最可怕的眼神,那眼神仿佛要立刻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半个小时之内到云水涧,晚一分钟砍你一根手指”。
出租车司机哪里还敢有半点停留,一脚油门踩到底,也不管前面是否是红灯,呼啸着一闯而过。
海东青眉头紧皱,她很少看到陆山民这样的表情。
在出租车上平息了几分钟之后,陆山民才说道:“黄九斤出事了”。
海东青眉头皱得更深,“怎么会,以他的实力,只要不是主动落入圈套,没有人留得下他”·····“除非、、、、、但是为什么”?
陆山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脑海中只是隐约闪过吕震池三人的话,母亲的死与黄冕有关。
“我也不清楚”。
说着,陆山民赶紧拨出去一个电话,刚拨出去,电话立即被接通。
“山民哥,我是周同”。
“我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具体我也不清楚,半个小时前,一条陌生信息发到我的手机上,说九斤哥在云水涧有危险”。
“我正在赶去的路上,你在哪里”?
“我没敢露面,但派了人过去打探,现在警察已经封锁了云水涧,里面的情况不知道”。
陆山民挂断电话,额头冒出了冷汗。他非常清楚警察封锁现场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事情已经结束了,警察正在勘查现场。
完美女僕瑪莉亞
见陆山民拿着手机的手剧烈的颤抖,海东青不用问也知道情况不妙。
“别自乱阵脚,黄九斤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你最清楚不过,你应该相信他”。
陆山民紧紧的咬着牙关,牙齿轻微的咯咯作响。他自然比谁都清楚黄九斤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也正是因为清楚,他才担心到了极致。如果放在以前,他不会这么担心着急,因为黄九斤在他的心目中就是战神,就是一个只要听到名字就能让他安心的大哥。但是自从听到吴民生三人讲到黄冕是害死母亲的元凶,他就一直有些担心。
他担心黄九斤想不开。
之前是担心,现在更是害怕。
穿越之爆笑无良女 小说
他一直都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打败这个男人。
但是,如果是他自己呢?
陆山民汗水打湿了背心,额头上的汗珠也从细密渐渐变得大颗,他越想越着急,越想越脑袋越是嗡嗡作响,以至于海东青又说了一句话他都没有听清楚是什么。
超品农民 小说
“快点”!陆山民猛的抬头一声怒吼,吓得出租车是否手一打滑,差点撞到陆沿上,急急忙忙修正方向之后,再次加快了速度。
出租车司机哭哑着嗓子说道:“大爷,我已经闯了十几个红灯了,我的饭碗都要丢了”。
神級升級系統
陆山民冷声道:“你也可以选择把命也丢了”。
一旁的海东青伸手放到陆山民剧烈颤抖的拳头上,“欲速则不达,催太急反而快不起来”。
出租车司机头上的汗水并不比陆山民头上的少,从车内后视镜看了眼海东青,说道:“还是这位小姐温柔,麻烦您劝劝这位大爷,别催了,再催下去,我魂都没了”。
听到‘温柔’两个字,海东青心头微微震动了一下,这还是她第一次从陌生人口中听到这个词。
看了眼陆山民,心里不禁喃喃自问,‘我难道真的变了吗’?
闯了一路的红灯,出租车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内到达了云水涧。
云水涧之外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周围还站了一圈的武警,外围围了四五层看热闹的路人。
陆山民强忍着直接冲进云水涧的冲动挤到前排,一眼就看出这些警察不一般,外围一圈的武警个个身材魁梧,身上透着股浓浓的杀气,这些武警都是真正杀过人。
再看向里面大门口站在的两个武警,从他们身上微微透露出的气势来看,竟然至少都是搬山境后期巅峰以上的武道高手。
正在他思考着怎么进去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陆山民冲过警戒线,高喊了一声:“马警官”!
话音刚落,警戒线旁的两个警察立马上前挡在了陆山民身前。“退出去”!
陆山民身上的气机和气势不自觉被激发,两个武警很显然也是武道中人,立刻神色大变,伸手就往腰间摸枪。
“等等”!马鞍山此时也从人群中看到了陆山民,转头对站在门口的武警说了句什么,然后快步走了过来。
“让他进来”。
两个武警没有理会马鞍上,转头看了眼站在门口的两个警察,后者点了点头,才冷冷的瞪着陆山民闪开了身。
陆山民和海东青快步往里面走去。
马鞍上一把抓住了陆山民的胳膊,“别着急,黄九斤没在里面”。
一夜 驚喜 總裁 太 粗魯
陆山民这才放慢了脚步,长长呼出一口气,但仍然没有完全放下心。
随即,马鞍上又说道:“他们是特殊部队,不要惹事儿”。
说着,三人已经走上了台阶,陆山民抬头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个武警。
两个武警也怔怔的看着他,并且身上渐渐释放出气势试探他。
陆山民猜得没错,这两个武警的境界都不低,其中一个很可能已经快要达到半步金刚的地步。
路过大门口之时,陆山民与两人的目光交错而过,两个武警的眼中都带着浓浓的惊讶。
走进大门,连接大厅的是一条长长的通道。
陆山民问道:“他们怎么会来”?
马鞍山说道:“最开始接警的是这边的片警,发现不是普通的案件之后就往上报,上头就派他们过来了,紧接着季局长就接到田家那位首长的电话,所以我们也过来了”。
马鞍山随后说道:“这是件好事,这种级别的战斗在城市里出现,足以引起上头的重视”。
陆山民却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他现在更担心的是黄九斤的安危。
走进大厅,陆山民终于知道为什么会引来这只特殊部队,大厅里的大理石地板没有一块完好的,包房里的隔墙被撞得七零八落,四周的承重墙上的砖头掉了一大片,露出里面精钢打造的钢墙,这些钢墙之上到处是深深凹陷的拳印,整个现场像是坦克攻击过一样。
普通的警察看到这种场景,肯定会震惊得怀疑世界。
马鞍山说道:“如果不是接触了你们这群怪物,打死我也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能把拳头深深打入精钢制造的墙壁中”。
大厅里的警察不多,只有三个人,其中一个大概五十来岁,身高大概在一米九以上,体格健壮如牛,撑得制服像要炸裂开一样。他身上的制服陆山民从未见过,有些像警服,也有些想军队里的常服,另外一个三十来岁,制服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制服上的肩章不一样。
还有一个就是季铁军,他向陆山民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陆山民和海东青以及马鞍山从砖石堆中走过去,这才看见地上还躺着一个人,此人衣衫破烂,面容扭曲,长发散乱,已经看不出真容。
季铁军对着年长的警察说道:“介绍一下,陆山民,我的线人”。
说着又对陆山民说道:“哦、、我也不清楚怎么称呼,就叫首长吧”。
年长的警察淡淡的看着陆山民,但眼中冒着精光,整个人透露出一种不怒自威的威严。
“我不是什么首长,叫我老阳就行”。
说着指了指身后的警察,“他叫小林”。
陆山民朝小林点了点头,后者神情平淡的上前一步向陆山民伸出了手。
两手相握,手掌上立刻传来一股巨力。
陆山民神色自若,随着对方的力道给予相同的力量。
两人足足握了有一分多钟,直到双方手臂上的肌肉高高隆起撑开了小林制服的袖扣,老阳才淡淡说道:“好了”。
双方同时松开了手,小林之前平淡的表情多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同时眼中也多了一抹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