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踏星 線上看-第三千三百一十章 毀滅傳承閲讀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说到这个,单古大长老感慨:“斛六就承受了千璃的痛苦,他将自己每一寸皮肤都撕开,每一寸血肉都粉碎,才能缓解那种痛苦。”
陆隐挑眉,这可麻烦了,痛苦吗?
“我族历史上对青衣,守舞的记录不多,大部分人不知道,但千璃,却是印象深刻,而且专门有记载,一旦千璃出现,在它飞舞之前必须杀死,否则带来的将是毕生难忘的痛苦。”
陆隐看着单古大长老:“你们那方宇宙的人,很多承受过这种痛苦?”
单古大长老看着陆隐:“所有人都承受过,无一例外。”
陆隐脸色一变:“怎么会?”
单古大长老苦涩:“虫子的优势就是数量,千璃飞舞,天地都会哭泣,当千璃的数量遍布宇宙星空,它们无时无刻不在飞舞,痛苦,在我们那方宇宙已经是家常便饭,所以如果要比较,我们那方宇宙的人承受痛苦的能力远远超过天元宇宙,根本没有可比性。”
“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人因为这种痛苦自杀,天元宇宙有很多人吧,数都数不清,我们那方宇宙不同,没那么多人。”
想和見習魔女深入交流!
“因为千璃,让整个宇宙体会痛苦。”
陆隐看着单古大长老,内心对于虫巢的杀机暴涨。
如果让天元宇宙所有人,所有生物都承受这种撕碎自己的痛苦,这个宇宙还有未来吗?
灵化宇宙带来的是压力,哪怕天元宇宙败了,大不了一起死,而这虫巢带来的,却是另一种感受,一种无言的,必须灭绝的感受。
“接下来是石龙,这种虫子很大,可以长到百米高,形似甲虫,拥有巨大力量的触角,善于组合飞行成龙的形状肆虐星空,最喜欢做的就是粉碎星辰,万只石龙组合起来,那股力量可以达到祖境,拥有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还是那句话,虫子最大的优势就是数量,石龙也一样,不管体型多大,数量同样可以无穷无尽,破坏一个又一个平行时空,粉碎一颗又一颗星球,名曰–石龙灾厄。”
“每一种虫子,当数量达到无穷无尽,就是灾厄,因为即便它们不破坏宇宙,因为其数量带来的变故就会导致生态失衡,更不用说这些拥有强大破坏力的虫子。”
“七星剑是石龙之后被培育出来的虫子,形似剑,背生斑点,如瓢虫一般,速度极快,半祖都看不穿,唯有祖境才能看穿那种速度,而速度带来的冲击力再加上七星剑的形状,就相当于祖境破坏力打出的剑招,一只七星剑就是一招,而七星剑的数量达到无穷无尽的时候,相当于无数失控的祖境剑招,足以摧毁一切。”
单古大长老在这方宇宙渡过了太多年,对虫巢带来的恐惧已经淡化很多,而今又重新回忆起来。
陆隐脑中出现了七星剑的样子,无数祖境剑招肆意横行宇宙星空,这种破坏力不会比石龙灾厄差,而对于强者而言,七星剑明显更具威胁。
“七星剑之后培育而出的是苍兰,这是一种形似植物树叶,有两个头的扁虫,习性也如同植物一般植被星空,将一切吞噬殆尽,它们就善于吞噬,与青衣不同,苍兰吞噬一切,不管是能量还是其它什么,最后只剩下无之世界,而它们,可以在无之世界内繁殖,生存,最后通过无之世界反过来吞噬星空。”
星辰陨落 小说
陆隐脸色一变,能在无之世界繁殖生存?甚至自无之世界而出?竟有这种虫子?
“苍兰还不是最可怕的,其实苍兰吞噬的一切都会送予接下来培育而出的鬼兰,苍兰是鬼兰的能量之源,鬼兰可以跳跃虚空,穿梭空间,然后吸附在生物脸上,将生物连同血肉吞噬,这是一种只要苍兰输送力量越多,就越强大的生物,在我们那方宇宙,鬼兰吞噬过众多序列规则强者,带来恐慌,因为谁也不知道鬼兰会从哪里出来。”
“无之世界就是它们的乐园,而对于我们来说,无之世界不仅无法生存,更难以被监控到。”单古大长老吐出口气:“好在无疆可以穿梭无之世界,当初在我们那方宇宙并未造出可以穿梭无之世界的载具,要对付苍兰和鬼兰,只能是强者不断穿梭无之世界,对强者力量与精力的消耗太大太大。”
“无之世界包含整个宇宙星空,等于说要有人不断穿梭在无之世界,尽可能消灭苍兰与鬼兰,否则谁也不知道它们会从哪冒出来。”
陆隐揉了揉脑袋,青衣,守舞倒还好,千璃带来的痛楚对一方宇宙是灾难,但对绝顶强者影响不大,修炼到绝顶层次,意志格外强大,倒还不至于被痛楚击垮,毕竟斛六都撑住了。
这三种对普通修炼者的威胁最大。
石龙与七星剑是对宇宙环境的破坏力最强。
而苍兰与鬼兰,则是威胁高手了,尤其消耗高手的精力与力量,防不胜防,相当棘手。
陆隐脑中不断闪过对付这些虫子的方案。
“接下来就是锦修罗。”说到这里,单古大长老顿了一下,看向一个方向,那里,是驼临的院落。
院落内堆满了书籍,舍圣以自己的死亡换取了驼临恢复正常,但驼临依然埋头苦读,钻研文字。
“锦修罗,是一种生活在平面内的蜈蚣。”
陆隐诧异:“生活在平面内?”
单古大长老点头:“平面,一切平面,尤其是文字,书籍,图画等等,它在平面内繁衍,生存,包括杀戮,它可以通过平面将生物屠杀,被屠杀的生物最终都会化为碎片,平面的碎片,就像一张自己的照片,碎了的照片。”
武漢,我們在一起
陆隐瞳孔一缩:“毁灭传承。”
单古大长老深呼吸口气,看着陆隐:“是啊,毁灭传承。”
“我遗失族逃离自己那方宇宙,带来的除了一些卡片就什么都没有了,古籍最多记载很少的事,这也是为什么斛六他们一开始不知道虫巢的原因,我们不敢带更多的平面,带的越多,越可能出现锦修罗,至于人类其它文明传承,更是早就被毁灭。”
“那一场决战,不是虫巢灭亡就是人类灭绝,在决战前,人类文明几乎将自己所有传承全部摧毁,不给锦修罗出现在身边的机会,即便那样,锦修罗还是出现了,在墙壁上,地面上,等等等等。”
“锦修罗的出现就是为了断绝人类传承,这是最恶毒的一招。”
陆隐脸色难看,这一招与他想对付灵化宇宙何其像,灵化宇宙以灵起与灵蜕带动了一代又一代修炼精英,让他们修炼序列之法,以固定模式培养出序列之基等等,陆隐就想创造越来越多的祖境强者以自杀式的方法击溃灵化宇宙下一代精英,让灵化宇宙顾忌。
而虫巢做的更绝,连文字传承都不会让人类保留。
这是专门对付智慧文明的手段。
人类哪怕是再陷入绝望,总有崛起的可能,因为有传承,有传承就会有文明,就有精神,有意识。
我能看见经验值
久远之前的天上宗被摧毁,为何留下葬园?曾经的道源宗被摧毁,也留下了无疆,就是因为传承比天大,唯有传承,才能崛起,那是无数人的智慧结晶,是时代的证明。
虫巢竟然诞生以毁灭人类传承为目的的虫子,这是将灭绝智慧文明毫不掩饰的展现出来。
单古大长老回忆:“在锦修罗这种虫子出现之前,人类与虫巢的战争尽管激烈,却并不足以完全团结一心,哪怕遭受千璃的痛苦,遭受石龙灾厄,遭受鬼兰的袭击,人类各个文明都未能完全凝聚,就像你们天元宇宙,对付永恒族的时候,六方会明明可以联系到你们始空间,却一直将始空间排斥。”
“甚至对始空间下手,压制始空间的成长,唯有当六片厄域完全展露,这方宇宙的人类才彻底团结。”
陆隐理解单古大长老话里的意思,如果永恒族只有第一厄域的实力,这方宇宙没那么容易团结到一起,因为敌人不够强大,唯有强到的敌人才能逼的自己成长。
“锦修罗的出现就是为了毁灭人类传承,代表了虫巢的野心,促使我们那方宇宙所有人类文明汇聚,认清了虫巢这个宿敌,开始了真正宿命的对决,也是人类惨烈战役的开启。”
顿了一下,单古大长老看着圆球:“第九种虫子,也是最后一种虫子,名曰–青仙。”
陆隐脸色凝重,最后一种虫子必然是虫巢中最厉害的。
“青仙?”
单古大长老点头,眼中流露出难以理解的目光,似畏惧,似憎恨,也好似难以置信:“青仙,是其余八种虫子成长遭遇过程的集合体,它没有固定的形态,没有固定的能力,什么都没有,但又什么都有。”
格蕾特與魔女
望着圆球,单古大长老似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们遭遇过狰狞恐怖形态的青仙,拥有其余所有虫子的能力,也遭遇过人形的青仙,她美焕绝伦,不应出现在人世,真的是人,而非虫子,我不知道怎么说,青仙就像应运时势而生,其余八种虫子遭遇的,它都像是遇到过,不管我们如何破解其余八种虫子的能力,遭遇青仙都将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