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權寵天下 起點-第1832章 拿了殺人犯閲讀


權寵天下
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
在城门待了三四天,宇文皓和徐一跟城门的将士基本打成一片了,大家都知道这两位小老头是在军中犯错调到城门来。
犯错还能调到城门,可见昔日位置也挺高的。
宇文皓和徐一都看完了那些海捕文书,问徐一能记得住几个,徐一挠着脑袋说记得是记得一些,但是不记得相貌了。
毕竟,那些通缉犯的画像他瞧着就是大同小异,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
但是,宇文皓却把他们全部牢牢记在了脑子里头。
徐一说的大同小异,在宇文皓这里全部都是有辨识度的,只要犯人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就一定认得。
李将军又很满意,虽然这话听着像是吹牛,可他哪怕是吹牛,总有几分底子,如果年轻一点,还是前途无限的。
四爷和首辅来过一两次,也没见这城门有什么吸引人的事啊,怎么皇上就爱这里跑。
经过这三四天,皇上甚至都能叫出和自己一块当值的士兵名字,可见相处实在融洽。
真是被坐龙椅而耽误了的好守城兵啊。
宇文皓和徐一也正式当值,开始审查入京的商队和百姓。
澄澈的天空
在第四天傍晚,城门即将关闭的时候,一般这个时候呢,守夜士兵开始陆续来交接,宇文皓和徐一需要再守一个时辰才能下班的。
但因为暮色即将降临,这个时候入城会奔跑而来,怕城门关闭就赶不上了。
百姓的脚步快了,士兵受到这个影响也会加快审查,查验了户籍纸和过所之后,基本就放行了。
城门即将关闭的时候,有一名拄着拐杖的中年文弱男子来到,是宇文皓负责查验的。
他看了一下过所纸,是怀江府人,叫刘三青,进京探亲和治病。
“什么病啊?”宇文皓盯着他问了一句,此人有些熟悉,宇文皓的脑子里迅速把看过的海捕文书过了一遍,没发现有十分相似的。
男子拄着拐杖往前挪了一下,声音很沙哑,“做农活的时候摔伤了腿,在家乡一直没治好,我堂弟在京城做营生,我便想着投奔他,让他带我去京城里找大夫治一下。”
“你堂弟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宇文皓问道。
男子半边身子都侧倒一边去,一副十分难受的样子,但还是恭谨地回答宇文皓的话,“我堂弟叫柳光明,住在矮子胡同十三号。”
流浪 小说
李将军走了出来,见他有伤在身,过所又没问题,便道:“过了吧。”
风中的失 小说
宇文皓把过所还给他,他接过之后,道了一句多谢,便越过宇文皓走去。
“胡华!”宇文皓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喊了一声。
公子五郎 小說
文弱男子刚走了两步,听得喊声,他的腰有瞬间的挺直,顿时撒腿就往城中的方向跑去。
徐一和皇上乃是最佳搭档,一听皇上喊胡华,就顿时警觉了,男子刚迈开跑,他就扑了上去,从后面锁喉直接把他扣在了地上。
膝盖跪在他的后背上,怒道:“被认出来了还想跑?”
此举,让李将军和城门士兵都惊住了,好身手啊。
徐一把男子拽了起来,押到了宇文皓的面前,男子眼神虽有些慌乱,却马上冷静下来,“你们无故拘我,京城莫非是一个没有王法之地?”
“胡华,率城人,灭了邻居一家七口,逃去三年。”宇文皓盯着他的眼睛,“我可有说错啊?”
“胡华?他是胡华?但和画像不一样啊。”李将军这才醒悟过来,这个通缉犯他记忆深刻啊,因为把人家灭门,连孩子都没放过,简直就是人渣中的人渣。
士兵也看向徐一,见徐一一脸认同的样子,也问道:“嘴哥,你也认出来了?”
徐一哼道:“杀人犯,不管如何乔装打扮,总是掩盖不住那杀戮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