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醫路坦途 ptt-830 原來沒看懂!看書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院士一看,乖乖,这个张凡这么野!“我保留我的意见!”老头一边喊着,一边忙着按照张凡的吩咐,快速的准备着。
患者这个情况,一边医生已经插不上手了,也就这群怪物在这里,不然一般医生都不知道现在要干什么。
老头,肯定有意见的,因为这个指南就是人家编著的,这明摆的就是张凡觉得他水平不行,不按照他划出来的道道走路,这让老头觉得受到了一种莫大的屈辱。
娇宠田园:农门丑妻太惹火 独步阑珊
虽然心里是相当的不满意,可执业操守还是有的。指南大不过规章制度,大不过行业法律。
医疗临床指南,这玩意不是华国首创,各大学科,比如心内、呼吸每年国际上都有心内、呼吸的世界权威机构发布一些删改。华国具体是那一年开始的不好说。
可这个玩意在国内比较奇葩。在国外,是根据最新的研究来改变治疗的,其实就是喊一声:血压不能维持在140了,大家要注意了。
而在国内,这个指南是华国医学会定制的,大多数都是临摹了国外最新的指南然后进行一些修改。而刊发则是卫生系刊发的。
起初,这玩意没人重视!后来,主管卫生的单位和医保单位被下面的医院和医生给糊弄的,年年入不敷出,这玩意就被重视起来了。
然后,请了好多好多专家,每年修改制定这个指南,反而远离了当初的目的,指南变成了一个框架,比如说阑尾手术,术前用什么药物,术后用什么药物,住几天院,花多少钱。
人家都给你制定出来了,只要超出这个规范,我就不给你医院报销。
这个有好的一方面,主管卫生和医保的领导有了可以依据的东西,就好像小学考试一样,有了参考答案了。医生和医院糊弄起领导,也就不那么简单容易了,不像以前,骗卫生领导如同骗傻子一样。
这玩意,搞行内的人,还是要内行的人才行。
可不好的一面也有,医疗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如果遇上特殊情况呢,超出指南规范的治疗原则怎么办?
如果成功了,大家会说一句,这个医生牛逼,临床指南都否定这样治疗,他却把患者治疗痊愈了!
可要是失败呢?
所以,指南之后,顶级医院往下,再无天才!
因为超出这个规范去治疗,医生会置自己于巨大的危险之地。没有一个强大的后盾,医生不敢有有脑洞大开的机会了。
所以,医疗就有一丝丝流水线的味道。弄条识字的狗进来,也能给你患者治疗开处方!
当然了,这个好处大于坏处,可对于张凡这种外人眼里的天才医生,对于指南就是一个参考。
……
利尿的利尿,强心的强心,脱水的脱水。可以说,全国所有的患者未必能就几个又这种待遇。
医疗界的年轻翘楚在这里都是只能打杂,甚至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
这个时候,只有一个下口头医嘱的声音。六七个院士,在张凡的调动下,匆匆忙忙的做着相应的工作。
老头们相互之间偶尔对视一下,都能从对方眼里看出一种委屈的眼神。
消毒、铺巾、咔的一声中,无影灯打开了。
护理部的主任飞快的给张凡穿着手术服,“院长,帽子就别脱了吧,这个患者是……”
小声的偷偷地给张凡说了一句,自家的院长自家心疼,护理部主任以前又是张凡在手术室充当管家婆的角色。
“废什么话啊,帽子不摘,我看的清吗?快点,摘掉!”
护理部主任泪眼花花的给张凡摘掉了帽子,快速的换上了手术口罩。
而其他外科医生一看,院长都豁出去了,自己这里也只能跟着上了。
这玩意就是这样,兄弟们跟着我冲,和兄弟们给我冲,效果是两码事。
耐药菌的患者,在密闭的空间内,直接就是一个毒源。谁都不敢保证,脱下帽子不会被传染。
可现在顾得上吗?
全能仙醫 謀逆
顾不上!
看着张凡脱下帽子,看着一群茶素的外科医生集体脱下帽子,没有一丝怨言的时候,外来的几个院士老头,终于眼神中的委屈削弱了很多很多。
但这种人,绝对是碰南墙,不碰的头破血流绝对不回头的人,就算张凡感动了他们,但他们认为,张凡的选择是错误的。
甚至有老头都想好了,以后这个实验让张凡在办公室里思考就行,不用来实验室了,来实验室就尼玛添乱了。
啪!啪!啪!
手术器械快速的摆放着,消毒、铺单、张凡一回头,看见护理部主任也脱掉防护头盔,站在手术台上充当着手术护士,“你……”
张凡摇了摇头,怎么自己手底下的人都这么倔强呢,怎么就受不得一点点委屈呢!
手术开始。
“一定要小心,大家一定要注意,这是个结核耐药患者,一旦谁的手被针刺或者刀割,一定要第一时间处理,开始把!”说完,张凡伸手。
啪!手术刀稳稳的放在了张凡的手里。
而助手们整齐划一的同时拿着纱布沿着张凡要切割的皮肤开始微微朝外拉着肌肉。
几位老头,还有再一边的医疗科研工作者看着张凡的这个外科团队,微微的有一种惊叹。
“这小子手术到底做的怎么样不好说,就这个团队,就这个团队的协作能力,估计都能进全国前三了。”
咔嚓,咔嚓。
开胸后,就如同藏獒咬骨头一样,胸骨在咬骨钳下,咔咔咔的,齐齐的断开。
嘭!
血花冒出。
不光张凡,一助、二助的脸上全部喷出了鲜血。
立場互換的兄妹
三助第一时间双手盖在了冒血的位置。
“快,新洁尔灭!快,给张院擦拭。千万注意,不要进眼!”
护理部的主任尖锐的声音冒出!
“我没事,给他们先擦,我提前闭眼了。”
张凡第一时间说明了自己的情况。
“我也没事,我也闭眼了!”罗正国一助,也快速的说道。
都没事!这个就是医生的条件反射。
当血花冒气的时候,第一时间双手要覆盖出血点,而眼睛必须要紧闭。
“夏院士,肺血管内栓塞了,患者肺血管栓内塞了,我已经看到栓塞点!”
“栓塞?”
“对栓塞导致大面积的肺水肿,不是药物所致,不是药物所致!”站在张凡后面的赵燕芳都快哭出来了。对着身边的几个老头大声的喊着。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手术继续,几个人快速的协作着,结扎,疏通,一条如同肥肉的栓子从血管中抽了出来。
差不多八个多小时,手术总算结束了。
一群从头看到尾的院士老头,腿都软了。不过,当手术完成,患者生命体征明显正常后,老头们看张凡的眼光都不一样了。
以前的时候,听说张凡手术牛,不过人这个玩意,特别是一些在自己领域很大牛的人,虽然他们不是外科医生,可也是医生,所以对于一个毛头小子的所谓的手术厉害。
总是在心里有一种也就了了的感觉。
可现在,不一样了,这尼玛真的是眼见为实的,这么危机的情况下,人家直接一锤定音,这里面不光是手术水平的问题,还有胆识,还有担当啊!
“国家让他当主任,看来还是有道理的!”
数字医院的院士对着身边的中庸的院士说了一句。
下了手术,张凡他们几个医生如同涂抹了胭脂一样,红丢丢的,像极了高原红二团。
“看来我的指南还是有不足之处的,辛亏今天有张院啊!”
通往夏天的隧道,再見的出口
术后,等患者状态平稳后,数字医院的院士第一时间找到了张凡,老头也磊落。
“您看您说的,您毕竟是内科医生不是!”张凡嘿嘿一笑。
……
夜天子 小說
一台不算意外的意外,彻底让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成了一个集体。有时候,人这个玩意很贱。
没有遇到事情的时候,各自为政,都觉得自己有一套。
然后谁看谁都觉得不合适。
可当大家共同遭受了一边所谓的灾难后,都不用有人站出来,这群人自动成了一个集体。
难道这玩意还有难友一说?
有了一次意外后,虽然不是药物造成的肺水肿导致患者差点窒息而亡。
可后期的用药,更加的谨慎了。
团队协作的也更加的自然润滑了。
就像是一场意外,让大家拥挤间身体都产生了一种润滑油。
一个患者、十个患者、一百个患者,一个一个患者第一期用药结束。
患者的痰培养和咽拭子检查中,结核菌群明显减少。
二期实验继续。
当一起实验用药后,报告第一时间通过茶素当地的军区直接送给了总经理。
这个玩意,说实话,要是现在拿着这个报告卖给金毛的辉瑞罗氏之类的企业,尼玛几百亿虽然夸张,但几十亿绝对是没问题的。
总经理拿着茶素的报告,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的相当仔细,等看完后,老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专业的事情,还是得着专业的人来解决啊,请研究院的李院士过来一趟!”
尼玛原来是老头看了半天没看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