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白骨大聖笔趣-第633章 元神御符!太歲釘頭箭!推薦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吼!
一声带着发泄的嘶吼,生命力蓬勃惊人,骨折手臂和身体裂痕已经全都自愈的九面佛十世肉身搬起玉山山脚下一颗比几座山峰还庞大的兽颅,臂力惊人的隔空飞砸向晋安。
那庞大兽颅疑似昆仑虚瑞兽白泽死后的头骨,砰,砰,砰…在空气数次突破音障,爆出轰鸣,如一座白骨大山剖开虚空,带着惊人的破坏力,轰隆隆砸向立身火山口顶端的晋安。
这是两大第三境界强者的最强对撞。
一见面就毫无保留的展开杀戮。
晋安目射炽热精芒,他不闪不避,气血如箭,体内惊人生命力和沸腾如鲲鹏血道的气血,从口中吐出一道跟山峰一样粗大的浩大灼热血箭,爆射向突破音障飞砸来的白泽头颅。
东望山有兽,名曰白泽,能言语,王者有德,明照幽远则至。白泽兽虎首朱发而有角,龙身。
虽然这是颗神兽头颅,但坠落在小昆仑虚里的洪荒神兽尸骨太多了,各个都大若太古魔神,惊天撼地,可依旧经不起苍古岁月的磨灭,兽骨上的神纹与神性早已经枯竭消散,只剩下风化厉害的白骨。
大鹏鸟、六首神蛟、白泽、陆明神兽、开明神兽…这个一方之地陨落了太多的太古神兽,神话已死,神异不再,就连昆仑神宫都倒塌成废墟,玉树石化成石树,更何况是已死的神兽尸骨。
白泽兽颅与气血虹箭相撞,有恐怖凶光在虚空绽放。
轰!
火星四溅,仿佛虚空都要崩开般,炸开如飓风一样的冲击波,在荒漠戈壁上掀起土石大浪,就连玉石山山脚都受到波及的破烂,崩裂,一株株生机燃尽,走到生命尽头的古拙玉树崩碎,被冲击波横扫断。
吐一口气血,就如长虹贯日般射杀出去,如此浩瀚雄壮的气血程度,这要放在过去,晋安连想都不敢想象。
但在今天他却轻易办到了!
就因为他今日登临了三之极境!
这一刻的晋安,心境再次发生变化,生出“长风浩荡几万里”的豪言壮志。蝼蚁岂可知鲲鹏之志?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一朝鱼化鲲鹏,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晋安眸中精芒更加炽盛。
九面佛十世肉身那如千头千手千足金刚菩萨的巨大身躯,从扬天土龙尘浪里冲出,身影带着恐怖气血红光,想要跃近击杀晋安。
但他才刚冲出土龙尘浪,迎面有十道箭光爆射向他长在脖子上的十颗脑袋,那箭光既有正一道十二太岁真神的气息,又裹着沉重如山岳的虹芒血光。
砰!
砰!砰!砰!
这突如其来的沉重箭芒,在九面佛十世肉身脸上爆炸,把这具巨大身躯重新炸退回玉山山脚下。
晋安身前漂浮着一张黄符,他元神与肉身合一,化作真灵之身,左手抓住黄符上画着的弯弓符号,右手从黄符抓取出十二太岁真神的神道符文,化作十根太岁箭矢,真灵之身弯弓搭箭,再附着上纯阳气血,让这张元神法器成为能够具现现实的法宝弓箭,怒射向朝火山口凶狂冲杀来的九面佛十世肉身。
这黄符,正是正一道太岁弓箭符!
俗话说得好,太岁当头坐,无灾也有祸,人犯了太岁,不是要你命就是要你家破人亡。
自古以来,民间就有民犯太岁的说法。
一旦招惹太岁,活该你要被磨灭所有气运,喝凉水也要塞牙缝。
山脚下的千头千手千足金刚菩萨,此时就被道教太岁箭钉中脑门,印堂发黑,贯穿眉心到人中,有黑气逼近眉毛的命宫和眉心的田宅宫,虽然被天庭上的如烘血气暂时压制住,但只要他身上的纯阳血气稍微露出衰败之象,太岁必定犯上命宫和田宅宫。
这就叫太岁当头坐,不是要你命就是要你家破人亡。
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上太岁。
虽然正一道太岁弓箭符无法杀死第三境界,但你一旦被太岁钉头箭钉上,又无法找机会炼化掉太岁钉头箭,就要时刻提防命犯太岁。
晋安面色冷峻的纵身一跃,身如鲲鹏击天,一飞冲天,横渡虚空百丈杀来,稳稳砸落在九面佛十世肉身身旁。
“杀!”
能杀第三境界者唯有第三境界,他轰出声势骇人的恐怖力肉身力量。
此时的他他头顶三轮焚天火阳,两肩与头顶各一轮太阳,体内又似有银河亿万恒星在来回冲荡,燃烧,蓬勃纯阳真火与生命力连通三轮太阳,源源不绝凝练,膨胀三轮太阳,修为还在稳步提升中,炙烤得周围沙地熔化,赤红。
他一身惊人阳火与生命力,在轰出一拳时焕发出更加恐怖的力量与宏大拳意,竟从头顶三轮焚天太阳里冲出三头显形兽影,齐齐磨杀向面前的九面佛十世肉身。
分别是拳意宏大的魔虎。
魔牛。
萬古 神 帝 sodu
魔象。
每个都是带着天穹高远,诸日横空,天地崩灭的宏大意志,他这是看到小昆仑虚的荒凉与诸兽化骨之景,心境变化,下意识打出了那种大道磨灭的无边拳意。
这叫武道真意。
在道教中也称炼气化神。
是一身血肉精元,精气神无比凝实的具现。
轰隆!
这一拳打出,三兽击散九面佛十世肉身表面的如烘炉血光,跟九面佛十世肉身重重撞击一起,爆发出慑人的可怕能量冲击波,周围土石,黄沙,玉山,在两股磅礴纯阳血气冲击下如草芥般脆弱,崩裂,爆炸,几块跟山峰一样巨大的玉山被掀飞上天空,撕裂成玉石粉末。
这是两大第三境界强者的纯阳血气碰撞。
周围一片狼藉,就连玉山一角都要被血气扫平了。
轰!
拳拳对撞,带着三日同天异象的晋安和九面佛十世肉身之间炸起霹雳爆炸,声音突破音障,空气打出云爆,声势比天雷还惊骇。
音爆声过后,离二人最近的玉山山脚,终于不堪重负接连的冲击,玉石开裂出数条巨大裂缝,然后滑坡,多出一片大断崖。
而两人脚下地面直接沉降出一个巨大焦土深坑,坑里黄沙直接被两人身上的纯阳血气灼烧熔化。
这种可怕力量,打得地动山摇,惊世骇俗,动辄就是击断山头,岩石熔化,这就是三之极强者的实力与浩瀚血气。
两人各自后退,这一次正面碰撞,谁都没有奈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