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實業大亨 txt-第562章 哪門子的皮包公司看書


重生之實業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實業大亨重生之实业大亨
国电公司的会议室中,朱洪祥将投标哦情况向领导班子的其他成员进行了汇报。
“之前觉得泰丰和泰盛矿能卖十八个亿就不错了,却没想到能卖二十多个亿!”
“而且还有很多不错的附加条件呢!像是冀中煤业集团的合成氨、尿素项目就很好。咱们公司也是有煤化工业务的,可以跟冀中煤业集团合作。”
“还是煤炭进出口公司给的条件好一些,咱们公司每年都要进口不少的高端电力设备,那点外汇额度根本就不够用,光是从德国进口的高级电缆,就要花费不少的外汇额度。如果有煤炭进出口公司帮助的话,可以多进口不少的设备”
“我看还是兖矿的条件更好一些,直接出价二十四个亿,比其他企业多两三个亿。我觉得拿钱还是最实惠的,有了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更加灵活,也更具有操作空间。”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最终结果,多数人还是偏向于直接拿钱。
最终还是公司的一把手王书记干咳一声,开口说道:“综合比较起来的话,兖矿直接给出二十四个亿的投标价,的确是所有投标企业中最高的。毕竟其他公司开出的条件,是不值两三个亿的。
但是有还有一家企业所开出的条件,我们也是需要仔细研究讨论一下的,那就是东山矿业。东山矿业出价二十个亿,另外还愿意向我们提供一台轴流式压缩机。”
“东山矿业?是哪里的公司?没听说过啊!该不会是皮包公司吧?”
“轴流式压缩机是什么东西?国外新研发的电力设备么?”
“这个轴流式压缩机很重要么?二十亿加上这东西,就能抵得上兖矿的二十四个亿?”
立刻有好几人发出了疑问的声音。
一旁的朱洪祥赶紧解释道;“轴流式压缩机是建造风洞的核心部件,有了这太设备,咱们就能建造一个自己的风洞。”
王书记也补充说道;“各位应该都知道,咱们公司科研那边有很多项目都需要风洞实验,特别是风力发电的研发项目,没有风洞实验的话,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但是中科院分给咱们的风洞时长根本就不够用,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咱们的科研进度,这样下去话,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做出新一代的风力发电机。
风力发电研发是国家布置给我们的重要任务,是我们科技攻关的重点项目,公司已经件跟这个项目,作为第一科研任务来抓。
早日完成新一代的风电科研项目,往小了说可以建成风力发电站,给咱们公司带来经济上利润;往大了说是完成国家的能源战略布局,确保国内的能源安全,这重要程度就不用我再多废话了。
我也不瞒各位,夏总工听说有这台设备,直接就讹上我了,昨天差点住在我办公室里,非要我把这台轴流式压缩机弄到手。夏总工的脾气你们也知道,以前都敢去电力部跟领导拍桌子的。
而且建设风洞,对于我们公司科技研发进程,的确有巨大的帮助,风电研发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完成了这一待研发,我们还要做下一代研发,依旧要用得上风洞。
所以我再三考虑之下,便答应了夏总工,把这台轴流式压缩机弄到手,然后建咱们自己的风洞实验室。”
马上有人开口说道:“但是这个东山矿业只出价二十个亿啊,比兖矿少了整整四个亿,这相当于我们花了四个亿,买了这什么轴流式压缩机!
但这个轴流式压缩机到底值不值四个亿啊?若是这东西根本就不怎么值钱的话,那咱们公司岂不是亏本了?”
“朱总,你给大家解释一下吧?”王书记望向朱洪涛。
朱洪祥点了点头,马上开口说道;“首先我要说明一下,这台轴流式压缩机,夏总工已经带人去验过货了,机器是没有问题的,是前苏联生产的,结实耐用。
再说一下价格的问题,我找中科院的专家了解了一下,在1995年的时候,美国的加州理工大学,也就是当年钱老担任过教授的那个大学,他们新建了大型的风洞,差不多花费了5000万美金。”
“5000万美金,那就是四亿多人民币啊!”有人开口说道。
“人家是建整个风洞花了五千万美金,咱们这只是一台设备而已,肯定没正贵。而且美国的东西肯定贵啊,放在国内不得打个折么!”另一人开口说道。
“美国的设备比苏联先进的吧?据我了解,他们肯多实验都是用电脑控制的,就按几个按钮,实验结果就出来。苏联设备可做不到这一点,所以苏联设备应该要比美国设备便宜。”又有人开口道。
“这么算起来,就算是加上通货膨的因素,这台前苏联生产的轴流式压缩机,根本不值四个亿了!”
众人很快的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那我们还是让兖矿中标吧,毕竟是二十四个亿呢!”
“但科研那边怎么办?没有风洞的话,风电项目的研发会受到影响。”
花四个亿换一台轴流式压缩机并不值得,但不买的话,科研又会受到影响,众人陷入了两难的抉择。
若是民营企业的话,大概不用去抉择,直接选二十四个亿。
但国家电力公司可是央企,而且又是事关民生的企业,他们所在意的本来就不是盈利,而是民生需求保障,为此他们可以牺牲掉利润,甚至亏本也在所不惜。
看看未来的国家电网就知道,即便是在最偏远的山区,都给通上电。从建设成本而言,这肯定是亏本的,但是从民生角度,却是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若是在资本主义国家的话,偏远地区大概就自生自灭了,想要用电,自己去买发电机去。
事实也是如此,中国最后一个通电村是YSCZ治州曲麻莱县长江村,村村通电的工程在2015年终于到达了那里,让那里的村民用上了电。
与此同时,美国的印第安保留地还有很多没有通上电。
2016年的时候新华社有过一个报道,说犹他州的一个印第安保留地的一万多居民,有望在2017年通电。
而他们之所以能够有电用,不是因为国家大发善心为他们兴建了供电设施,而是因为附近新开发了一个页岩油田需要用电,线路经过这个印第安保留地距离比较短,这个印第安保留地的居民顺带着便用上了电。
……
对于国家电力公司而言,保障民生才是第一顺位的。完成新一代风电设备的研发,达成国家对于电力保障的战略布局,肯定要比赚四个亿更加重要。
众人沉默了小半分钟,有人开口说道;“既然风洞对我们的科研项目如此重要,那我们为什么不自己去买一台轴流式压缩机,何必非得让投标企业赠送?
反正美国人建一个风洞实验室,也就是五千万美金,大约是四亿人民币,一台轴流式压缩机,撑天也就是一个亿吧?
咱们接受兖矿二十四个亿的报价,然后拿出来一个亿买轴流式压缩机,不还能再赚多赚三个亿么!这样技能保证公司的利益最大化,又能够给夏总工那边一个交代。”
王书记立刻答道:“你说的这个方案,我也考虑过,问题是大功率的轴流式压缩机,我们压根就买不到。”
“是需要动用大笔外汇额度么?”那人接着问。
“不,是因为技术管制的问题。”王书记接着说道:“风洞实验室最早是应于军事的,像是飞机、导弹的研发啊,都需要用得上风洞实验室。因此就算我们肯出钱,外国人也不肯卖咱们轴流式压缩机。
咱们公司又不是拿不出四个亿,如果能直接用钱买到的话,咱们早就把风洞给建起来了,那还用得着去中科院排队实验时长。”
“那这个东山矿业又从哪里弄来的轴流式压缩机?”那人又问道。
“这就不得而知了。”这次回答的是朱洪祥,他接着说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轴流式压缩机这种类型的机械设备,绝对不是量产型的产品。
即便是能花钱买到,找厂家订购也需要等很长一段你时间才能交货。所以我们若是错过了这一台轴流式压缩机,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能遇到下一台。”
会议室内的众人又陷入了沉默当中,这台轴流式压缩机明显不值四个亿,但却是花钱也买不到的东西,而且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这的确很难取舍。
片刻后,又有人开口问道;“这个东山矿业是什么来头?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啊?是不是哪个大煤炭企业的子公司?”
朱洪祥看了看手中的资料:“这方面我也进行过调查,东山矿业是最近刚成立的一家企业,注册资本一亿元,企业性质是股份有限公司,而且是民营企业。”
“民营企业?也就是那种有钱的个体老板,觉得挖煤会比较赚钱,然后就就注册个皮包公司,想要买几个矿当煤老板?”
“不过能拿得出二十个亿的,也是非常有钱的个体老板啊!”
“再有钱,还不是个皮包公司!”
異世界治愈師修行中!!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语气中显然对东山矿业充满了偏见,在他们眼中,东山矿业大概就是那种承包煤矿的个体户,只不过是升级版罢了。
“如果只是个皮包公司,那就好办了,咱们直接去找这个东山矿业谈一谈,让他们把这台轴流式压缩机卖给咱们!一个皮包公司,还能不给咱们国电面子?大不了就多给他们千把百万,作为补偿就是了。”
“说的有道理,兖矿那二十四个亿,咱们还得要的,然后从中拿出几千万,打法这个皮包公司,一个皮包公司,能赚个几千万,也应该会对咱们感恩戴德了!”
这个方法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支持。
“既然大家意见比较统一,那就派人去这个东山矿业洽谈一下购买轴流式压塑机的事情吧。”王书记说着望向了朱朱洪祥:“朱总,你觉得派谁去比较合适呢?”
朱洪祥想了想,开口说道:“谈判的事情,还是让法务部的程宇去吧,他本来就是电力工程师,又自学了法律,通过了司法考试,这种谈判的事情,交给他是比较稳妥的。”
“也好。”王书记点了点头,接着吩咐道:“回头让程宇来趟我的办公室,我先嘱咐他几句。”
……
“卫东,国电公司联系我,说是想跟咱们谈一谈购买轴流式压缩机的事情。咱们直接赠送,他们却不要,非得要花钱买,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赵金山开口问道。
李卫东沉吟片刻,开口答道:“国电公司这是看上了咱们的轴流式压缩机,但是又嫌咱们给出的二十个亿报价太少。
我猜肯定有大的煤炭企业,开出来一个令国电公司无法决绝的高价,但他们又不舍的放弃这台轴流式压缩机,便干脆打算直接花钱买。”
“那这么说,竞标泰丰矿和泰盛矿的事情,岂不是要黄了?”赵金山眉头皱起。
“也不能这么说,或许还有机会。”李卫东开口说道。
“我该怎么回复国电公司的人?”赵金山接着问。
“既然他们想谈,那咱们就干脆将计就计,给他们设个局!”李卫东微微一笑,接着问道:“那个核反应堆的堆芯,你还没有送给核研究院吧?”
“没呢,这不一回来就忙着竞标煤矿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去处理堆芯的事情。”赵金山开口说道。
李卫东点了点头:“那正好,谈判正好用得上,还有那几台别拉斯的自卸车,也都换上新轮胎,再刷上一层油漆,弄的跟新的一样,好拿来唬人!”
……
国电公司的谈判代表正在前往谈判地点的路上。
坐在轿车上,程宇望着窗外不停略过的风景,发觉已经到了城郊地区。
旁边的助手开口抱怨道:“皮包公司就是皮包公司,连个像样的办公地点都没有,我们来谈判,竟然要去仓库!这仓库还在郊区,得跑这么远。”
“应该是为了省钱吧!毕竟郊区的租金便宜嘛!”司机一边驾车,一边接着接着说;
“不过在城里的酒店租个会议室,也不算太贵,花不了几个钱的,租会议室的钱都不舍得花,这可真是个皮包公司!”
程宇则笑着说道:“皮包公司也有皮包公司的好处嘛!皮包公司规模小底子薄,很容易就能满足,谈判的时候也会更顺利一些,说不定咱们随便开个价码,他们就赶紧同意了呢!”
“要我说啊,跟这种皮包公司谈判,压根就用不着您亲自出马,杀鸡焉用牛刀,我们来就可以了。”助手开口奉承道。
程宇欣然接受了助手的奉承,同时开口说道:“公司派我过来,显然是对这台轴流式压缩机比较重视的,所以我们此行只能成功,不能是失败,一定要用最低的价格,拿下这台轴流式压缩机。”
几人正说着,车子已经来到了谈判地点,那是一个挺大的旧厂房区,有挺大的仓库,也有一个大院子。
早有人在门口等候,见到程宇的车子过来,立刻迎了过去。
“是程经理么?我姓刘,是赵总的秘书,您叫我小刘就可以了。”对方自我介绍道。
程宇心中顿时有些不喜,自己可是国电公司派来的谈判代表,是要花几千万买设备的大金主,东山矿业区区一个皮包公司,还不得把自己当菩萨好生供着!
就算东山矿业的总经理不亲自来迎接的话,也得派个更有分量人物来迎接自己吧?怎么只派了区区一个年轻秘书过来,这也太不懂礼数了!
“大概是因为这只是个皮包公司,压根就没有几个人,只能派秘书过来迎接吧!”程宇心中自我安慰道。
秘书带着程宇走进了大院子,只见院内尘土飞扬,机器的轰鸣声从不远处响起。
程宇下意识扭头望去,只见几辆崭新的矿用自卸车,正向着自己这边开过来。
“程经理,咱们先避让一下,别被车蹭到。”秘书赶紧将程宇请到一旁。
矿用自卸车的体积,比一般的卡车大的多,那大排量的发动机,轰鸣声也十分响亮,特别是车子从面前经过的时候,会让人产生一种渺小的感觉。
有一种叫巨物恐惧症的东西,就是害怕见到非常巨大的东西,这其实也算是生物的一种本能,大多数生物见到体积比自己大很多的东西,都会下意识感到害怕。
矿用自卸车虽然达不到“巨沃”的标准,但是这么一台大东西,从面前经过的话,还是会让人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当矿用自卸车经过的时候,程宇本能的退后的了一步,然后打量起面前经过的大车。
“这是矿用自卸车,还是别拉斯啊!这玩意儿在矿上可是宝贝!”程宇心中暗道。
旁边的秘书则开口解释道;“我们东山矿业是做煤矿生意的,挖煤肯定少不了车辆运输,所以我们公司专门从白俄罗斯,进口了几十辆别拉斯的矿用自卸车,这些是第一批到货的,才运来不久,刚好试一下车。”
“你是说,你们要用别拉斯的矿用自卸车拉煤?还有好几十辆?”程宇有些惊讶的问道。
“瞧您说的,我们连车都买来了,当然要用了!总不能放着生锈吧。”秘书嬉笑着答道。
程宇顿时皱了皱眉头,心中暗道:“这是什么情况?这年头开个皮包公司挖煤,都要配备别拉斯的矿用自卸车了?我们公司自己的大煤矿,都还用不起这东西吧?”
九十年代末,第一代解放还没有完全淘汰,在很多中小煤矿和个体承包的小煤矿,依旧能够看到老解放的身影。
而国营大矿,一般都换装了二代解放,或者东风,条件富裕一些的,则用上了三代的平头解放,或者重汽的重卡,个别还会配有进口重卡。
但是使用矿用自卸车的还真是寥寥无几,主要是这东西太贵了,一般煤矿企业根本买不起。哪怕是别拉斯7547这种八十年代的产品,在国内依旧是最高端的煤矿装备。
然而今天,程宇眼中的皮包公司,却用上了最高端的矿用自卸车,瞬间让程宇有些不知所措,更是给了程宇一个下马威。
“不是说东山矿业是个皮包公司么?这是哪门子的皮包公司!皮包公司怎么能用得上别拉斯的矿用自卸车?”程宇望着那辆别拉斯自卸车的背影,呆呆的站在原地。
“程经理,这边请。”秘书的声音打断到了程宇的思绪。
秘书在前领路,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们赵总和李总,本来是打算亲自来迎接您的,正好来了个客户,要谈一笔大生意,所以就怠慢了您,请您见谅。”
“谈大生意?”程宇已经从矿用自卸车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他冷冷一笑,心中暗道,轴流式压缩机就是一笔几千万的大生意,别的生意还能大过这个?
于是程宇一脸傲娇的说道:“还有什么生意,能比我们之间的生意更大?”
秘书赶紧说道:“跟贵公司谈的,当然也是大生意。不过我们赵总现在见的客户,也挺重要,要是谈下来的,把那台设备卖出去,至少能有五个亿呢!”
“五个亿的设备?”程宇不屑的撇了撇嘴,心中暗道你一个皮包公司,还要卖五个亿的设备,真是吹牛不打草稿!
于是程宇一脸调侃的说道;“你还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倒想知道知道,什么设值五个亿!”
“那设备就在那个仓库了,您要是有兴趣,我带您去看看。”秘书说着,指了指一个仓库,然后带着程宇走了过去。
几人走进仓库,秘书向前指了指:“就是这东西,我也不明白这么一个玩意儿,竟然这么值钱!”
程宇定睛一看,脸色瞬间大变。
他已经认出来,摆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核电站反应堆的堆芯!
龍城 小說
“这是堆芯!核反应堆的堆芯!我是不是来错地方了?不是说这是个皮包公司么?这是哪门子的皮包公司!皮包公司怎么会有反应堆的堆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