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起點-190 年底密集的社交活動中我居然發現了一個沒有應酬的週日看書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废物!一群废物!”
重弘元司扔出手里把玩的漆盘,精美漆器狠狠砸在前来报告的极道头上。
萬界收容所
后者虽然当场头破血流,但却依旧匍匐在地,浑身颤抖着不敢回嘴。
不光是他,周围的众多极道也都纷纷露出畏惧神情,没人敢说半句话。
自打两年前占据此处后,重弘元司便在他们心里种下了“绝对服从”的暗示。
这样的暗示确保他能像自己手脚般的指使九鬼组,但同时产生相应的问题。
原本智商不高再加上被限制思考,令得极道们多数都沦为丧失自主性的人偶,重弘元司身边没有回馈源,结果许多时候都只能像这样唱独角戏。
这时候就算重弘元司把他们当场斩杀也不会有人提出异议,然而这样的做法除了增加自身挫折感以外,再没别的意义。
“该死的……”
重弘元司带着阴沉脸色坐回沙发,盯着那几名逃回来的喽啰。
他们带回了阻截桐生和马失败的消息,预先设置的陷阱被识破,甚至连得力棋子的九鬼平八郎也没能如他期待般派上用场。
重弘元司重重吐出口浊气,却依旧感觉心堵得慌。
“可恶……明明都做了那样的安排,为什么还会被注意到……”
两年前选择跟合川法隆联手后,重弘元司便着手安排计划。
借助福址科技的资产跟权柄,他对计划进行了精心包装以心理学实验的名义进行推广,同时还亲手切除了每名实验者的记忆。
这样处理过后,照理说应该没人能回想起曾参与过开门实验的事实,但那天杀的桐生和马却不知怎么抓住了线索,然后就那样飞快地追了上来。
对福址科技来说,桐生和马也是近乎瘟神的代名词,连合川法隆都对他相当忌惮,得知消息后便派出柴生田久来催他毁灭实验证据。
重弘元司虽不知为然,但还是派出九鬼组去破坏那些曾参与实验的诊所。在他看来这样的处置应该是万无一失了,然而没想到的是,就算这样也还是被桐生和马给找到了突破口。
当成预备手段安排的陷阱跟刺客都没能派上用场,桐生和马有如神助般的突破了他精心编织的迷宫,直接触到了重重掩藏下的核心——这近乎奇迹般的展开,就仿佛冥冥中有只看不见的命运在为桐生和马向导般。
身为神秘侧住民的重弘元司,当然不会去怀疑神佛的存在,实际在古代日本确实有不少像这样为命运所宠爱的英雄豪杰,重弘元司也没少跟他们打过交道。
不过近代㕚来随着日本逐渐迈进所谓的“文明社会”,如那般的天骄之子在日本也近乎绝迹,直到今次桐生和马出现。
想到桐生和马那出类拔萃的剑术,重弘元司都忍不住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生错了时代?
要是生逢战国乱世说不定能成为宫本武藏那般的永世剑豪,而从其行事风格来看,运气好点的话甚至像丰臣秀吉那样成为一代枭雄也不是没可能的。
“不……”
重弘元司摇摇头。人世间功业的假设根本没有意义,对他而言,桐生和马是兼具武力跟智力的危险对手。
这名对手现在拿到了开门实验的核心情报,找上门大概只是时间问题。
重弘元司前次遇上桐生和马还是温泉乡的时候。
那是场对双方都相当意外的遭遇战,而最终以重弘元司败退而收尾。重弘元司将其视为莫大耻辱,于是才选择跟合川法隆联手以力图重振神秘侧的威光,当然也从未忘记向桐生和马报一箭之仇的事情。
为此重弘元司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就算桐生和马找上门来这次他也有自信能应付,不过若再加上玉藻前就比较难说了。
再怎么说玉藻前都是昔日威慑群妖的大妖狐,在金字塔顶层的序列比食梦貘还要高出许多。玉藻前此刻己彻底站在桐生和马的身边,倘若哪天她恢复了昔日全盛期的实力,那重弘元司恐怕就得抛下老巢连夜跑路了。
想到这里重弘元司不禁觉得苦恼,虽然开门实验的目的是取回神秘侧的力量跟荣光,然而神秘侧中也并非所有妖怪都站在他这边.
——不过这点其实人类也差不多,倘若没有福址科技的资金跟权柄,那他也绝对没办法在现代日本实施如此规模的计划的。
这样想来,其实人类跟妖怪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啧……”
重弘元司啧了声,这样的想法让他相当不愉快。
重弘元司端起茶盏,旁边一宫廷贵妇模样的女子赶紧上来给他斟茶。
重弘元司面无表情地看着官女斟茶,突然手边传来刺耳的电子铃音。
重弘元司皱眉望过去,一极道喽啰捧着最新式的移动电话、也就是俗称“大哥大”的通信装置,诚惶诚恐地走过来。
大哥大的吵闹铃声让重弘元司涌起把喽逻一脚踹飞的冲动,不过知道他通信号码的人非常有限,而且都是有必要建立联系的存在。考虑到这点,重弘元司还是硬压下不愉快的心情,接过那笨重砖头并凑到耳边。
“喂,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从听筒里传出略带沙哑的年轻女声。省却问候的直接问题倒也符合妖怪的作风。
“是你啊……”重弘元司呼出口气,停顿了下才想起女子的称呼,“唔,是叫‘紫式部’吧?你给自己取的新名字。”
“哼,名字怎样都好啦,反正只是称呼而己。”话筒里传出相当不耐烦的回应,重弘元司闻言则在内心耸耸肩膀。
妖怪没有建立社会联系的需求,因而通常也没有取名字的必要。不过电话那头的某人在前次跟桐生和马对上后,回来便突然给自己取个紫式部的名字,而据说动机是讨厌某人的胡乱称呼。
妖怪跟人类社会建立联系后,自愿或不自愿都会逐渐接受社会的规则,也就是会渐渐变得像“人”。
这点重弘元司自己便深有体会。既然对方给自己了紫式部的名字,重弘元司今后称呼起来大约会方便些,但其实这也是怎样都好,关键是那句“情况怎么样”的问题。
所谓的“情况”自然是指阻断桐生和马对开门实验的调查。她会像打来电话询问,估计多半也是合川法隆的授意。
和合川法隆忠犬的柴生田久不同,话筒那头的紫式部,算是妖怪中少有跟和他志同道合的人物。重弘元司对她并不想进行无谓的隐瞒,于是便把大致情况告诉了她。
“也就是说,桐生和马很有可能会找上门来?”紫式部的声音并不惊讶,但也没多少雀跃期待的感觉,却出乎意外提出过来帮忙的建议。
“你要过来这边?”重弘元司惊讶问着,得到那边确认后却不禁微微沉默。
妖怪基本上是没有集群意识的,一般来说,小妖怪是大妖怪的食粮,而大妖怪则彼此争夺地盘的猛兽。当然偶尔也有大妖怪间和平相处的例子,但像紫式部这般提出来帮忙的情况,至少在食梦貘的记忆里是没有的。
不知道是否跟人类接触后也变得像人的缘故?重弘元司如此怀疑着,但还是慎重拒绝了紫式部的建议。
拒绝理由是他并不想让别的妖怪踏进他精心营造的城堡,另外就是,他想靠自己力量来摆平桐生和马。
或许会被嘲笑为无聊的自尊心,但他就是想向桐生和马报一箭之仇。
“知道了。”被拒绝的紫式部似乎也没什么情绪,只是提醒着他小心别出意外,“毕竟你可是项目执行的关键,没了你的话,合川先生的计划就推进不下去了。”
紫式部如此强调着。
“知道了”重弘元司回答完,大哥大的听筒里便切断为阵阵盲音。
重弘元司放下电话,以阴沉脸色瞥着这枚号称最新式的通信装置,心情不禁相当复杂。
虽然不知道那家伙从哪里打过来的,但仅凭着这块砖头大小的玩意儿就能让相距几百公里的两端互相通话,对他实在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就算在昔日神秘侧最辉煌的时期,也没出现过如此方便的法术,而在当前日本却是只要有钱谁都可以获得的便利。
两相比较下,神秘侧的衰退几乎俨然就像已然注定的时代潮流般。
重弘元司很清楚自己要做的事情是跟这股潮流相违逆的,不过他并没有摆手的打算。开门实验中诞生的种子都已经好好埋下去了,到其发芽蕴生前还要一段时间。
就像紫式部所说的那样,他是福址科技执行项目的关键,因而无论如何都不能被打倒。
要想打倒他,桐生和马得先攻陷这座他精心营造的城堡,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虽然说如此,光等着对手攻上来也未免太无聊了,重弘元司把目光移到旁边侍立的几名极道身上。
“召集剩下的人手,去给我铲平桐生道场。”
“是。”因潜意识被埋下“绝对服从”的指令,极道们就算心存动摇,具体执行时也不会有多少迟疑。几名极道在行礼过后便匆匆退下去召集人手,准备执行重弘元司“铲平桐生道场”的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