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星門討論-第350章 算計(求訂閱月票)閲讀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战天城。
李皓充当搬运工,来回搬运几次,人员齐聚。
伪天王肉身,大部分都留给了九师长恢复肉身使用。
而此刻的李皓,在老乌龟、槐将军、力覆海几位圣人的陪伴下,第一次走入了战天城军营深处。
原本,这边是黑暗的,死寂的。
等几人走入深处,李皓才发现,这边肃穆无比,军营林立,战天城十万大军留守,大部分战天军,其实还没复苏。
远处,一座大楼伫立。。
老乌龟开口道:“后备守卫军军长就在那边,名为吴鹏,圣人初期战力,当年冒险走出战天城,结果受到天地反扑压制,受伤不轻,退回了战天城,之后就一直沉眠不醒。”
李皓点头。
九师长当年要升职,升的却不是后备守卫军的军长,而是主力军团的军长,这位吴鹏军长,才是目前留守的战天城军方第一人。
只是,因为天地变化之初,冒险出城,才导致受伤严重,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曾复苏。
此刻,因为身边多了几位圣人,李皓底气也很足。
出声道:“我和这位吴军长不熟,也不确定他的为人、性格如何,有些情况,我还是要探查一番的,诸位没意见吧?”
“那是当然。”
走進少女的心
老乌龟点了点头:“我们也不希望,有红月侵染的叛逆混迹在城中,能辨别出来身份是最好的结果。”
李皓微微点头。
红月帝尊,到底侵染了多少人,他不知道。
如今,各大主城到底有多少红月之力侵染的人,他也不清楚。
而这些人,是效忠红尘一方,还是效忠红月帝尊一方,也不好判断。
不过,都是敌人就对了。
……
几人一路前行。
深处,李皓感知了一番,其实也感知到了一些气息波动,一些强者,一些师长,也许都在复苏,不过此刻,复苏这些人,倒不是当务之急。
很快,一群人来到了一栋大楼之下。
老乌龟开口:“不知道吴军长有没有一点意识,我先呼唤一下,免得出现误会。”
李皓微微点头。
很快,老乌龟身上爆发出一股淡淡的本源波动,蔓延进去,声音震荡:“吴军长,还在吗?”
波动,一次接连一次。
几人都在等待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淡淡的本源波动爆发开,一股有些虚弱的声音传荡而来:“龟守护?还有槐将军……”
槐将军和龟守护都是一喜。
对方本源还在,而且,好像也有复苏的迹象了。
好事!
应该和槐将军复苏后,抽取天地能量有关,也和李皓赠予了大量能源石,让战天城能量浓郁有关。
“你醒了?”
老乌龟喜形于色,大楼中,传来了男人虚弱的声音:“被你吵醒了……进来吧……”
两位战天城圣人,很是开心,急忙带路进入。
这位,可是战天城货真价实的人族圣人。
九师长虽然强大,可昔年也不是圣人,如今肉身还没恢复,能否真正成为圣人也不好说,而吴鹏,当年便是圣道强者。
也是当年,战天城留下的,唯一一位真正的圣境人族强者。
几人一路朝前,一路上,李皓看到了不少呆立不动的铠甲战士。
一直一起玩
其中,甚至还有多位白银战士。
走到了尽头,甚至还有一尊黄金战士存在,只是,气息好像也不明显,有寂灭的征兆。
黄金战士身后,还有一栋独立小楼。
此刻,老乌龟声音在李皓脑海中响起:“这是当年的后备守卫军军部,现在看到的这位将军,是当年的守卫军直属军部守卫旅旅长,相当于吴军长的警卫旅,自从吴军长受伤而回,对方一直不愿沉眠,主动在此守卫多年,后来油尽灯枯,而今还能不能复活……我们也无法确定,哎!”
李皓朝那位黄金战士看了一眼,依旧伫立,万年不倒,只是气息几乎泯灭,能否复苏,的确是一件不好判断的事。
正说着,后方小楼,门户敞开。
第一时间,李皓看到的是一抹橙色光芒,下一刻,便看到了一副橙色战甲,到了军长这个层次,比李皓他们这些师长更高一层,战甲也是随心所欲,自由选择了。
李皓这些师长,都是将军衔,不过都是少将军衔。
而这些军长,少则中将,一些主力军团的军长,甚至更高,当然,很少见便是。
这时候,那橙色战甲,黑洞洞的眼睛中,露出一抹亮芒,却是显得极其虚弱。
“槐将军,龟守护……”
看了一圈,好像反应了一阵,又道:“力镇海也在……这位……十一师师长?”
略显疑惑的样子。
因为可以感知到李皓的编制,而且,还就是后备守卫军的人。
可是,他很清楚地知道,后备守卫军,就十个师,一个直属旅。
哪来的十一师?
可对方既然是,那肯定是在自己沉眠期间,获得了两位守护,以及军中其他人的支持,才能担任十一师师长。
“吴军长总算是醒了!”
老乌龟兴奋无比,槐将军也少了一些仙风道骨,多了一些凡俗之气,露出笑容:“这么多年了,我们都以为……还好,能清醒,那就代表伤势比以前要好多了。”
“我也以为我无法清醒了,刚刚龟守护声音响起,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几人寒暄了一阵,而老乌龟也简单说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
听完这些,这位军长有些唏嘘。
“眨眼间,居然便是10万年,无法相信……十一师长居然是剑尊之后,难怪剑意昂扬……”
感慨一阵,吴鹏声音传来:“这么说,此次诸位找我,是希望复苏我,一起迎战那位可能是郑宇的强者?”
李皓点头:“我怀疑他就是郑宇,当然,现在还无法确定。”
只是怀疑而已,是不是,除非真的战斗起来,否则,谁也无法确定这个。
“既然是新武叛逆,自然是义不容辞!两位守护,还有镇海使,都愿出手,我若复苏,自然也不会推辞!”
吴鹏说罢,又道:“九师长,此次复苏肉身,也有希望晋级圣道,如此一来,倒是也有几位把握……只是……十一师长这边,刚刚龟守护说,十一师长星空剑破碎,如此一来……还能发挥出圣道战力吗?若是不能……此事还是交给我们来做吧,天王和不朽之间,差距还是很大的。”
这位吴军长,倒是比九师长要柔和许多,也许是后备守卫军的缘故,对方擅防,也没那么冷酷。
李皓开口道:“我如今正在修复星空剑,诛杀圣人倒是有些难度,但是匹敌一般的圣人,还是可以做到的……”
“那就好,果然是剑尊之后,天纵奇才!”
吴鹏点头,橙色的铠甲,格外鲜艳。
李皓又道:“吴军长,那事不宜迟,我们便着手为军长复苏,不朽之力我这边倒是还有不少,加上一些生命之泉,大量的能源石,应该是够的……”
“那……多谢十一师长了!”
吴军长倒也没客气,传出笑声:“这么多年,还能再次复苏,再次作战,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李皓笑了笑,点头,又道:“那……就在这?”
“就在这吧。”
“行!”
李皓点了点头,又道:“在这之前,还需要吴军长陪我走一趟新道宇宙,获得新道认可,这样,走出遗迹后,可以避免一些麻烦,沾染一些新道气息,可以不是太过于受到天地针对。”
这些,老乌龟刚刚倒是没说,吴军长一听,有些震动:“新道宇宙?十一师长可以自由出入?”
“勉强可以。”
“那倒是有意思了……”
吴军长有些感慨:“没想到,十万年后,银月居然诞生了新道!有些不可思议……十一师长难怪可以年纪轻轻就跨入此等境界,有大道宇宙作为依靠,也许用不了多久,便能跨入更深层次了。”
说罢,问道:“只是,带我进入,会不会影响到十一师长?”
“那没事,只要吴军长不乱扰动宇宙,就没什么影响。”
“那必然不会!能见识一番新道宇宙,倒是我的机缘了……”
吴鹏感慨一声,又看了看其他几人:“你们进去看过吗?”
老乌龟点头:“去过一次……很是壮观!的确有些收获,不过,对新道了解太少,也只能感受到波澜壮阔,想要具体收获,恐怕得真正走上新道才行了。”
吴军长点点头:“新道……出现新道,的确让人感慨,也不知本源宇宙,而今何在?”
说罢,又看向李皓:“十一师长倒是磅礴大气,一般人发现新道宇宙,恨不得所有人看不到,不愧是剑尊后人,居然愿意带我们进入一观……”
李皓笑了笑没说话。
只是,多看了对方几眼,没多说什么。
这位吴军长,语气倒是柔和,就是话有些多,而九师长,那是典型的话少,恨不得一句不和你说。
而今时间紧迫,早点确定身份,早点复苏,早点去镇星城遗迹那边,才是李皓要干的。
也没太多时间,去过多寒暄。
“既然十一师长愿意带我们去观摩一番,那我也不好拂了十一师长好意……那……就在这,也能进入吗?”
“可以的。”
“龟守护、槐将军,你们还进去吗?十一师长带的人多,是否会伤到自己?”
李皓开口道:“就我和吴军长就行了,如今带圣人多了,还是稍有压力的……”
他觉得,这位可能生前是个大话痨。
话太多了!
当然,沉眠多年,刚复苏,话多点也正常,太久没和人说话了。
李皓也不再说什么,再次划破虚空。
头顶上空,隐约浮现出一方宇宙。
尽管还没进入,吴军长一看,就有些叹为观止:“还没进入,便能感知大道伟岸!有机会,倒是要多了解一些新道,还希望十一师长,不吝赐教……”
“没问题。”
李皓也没多说,一步跨入,虚空裂开,开口道:“吴军长,上来吧!”
吴军长也不再说,踏空而起,朝裂缝迈入。
……
皓星界中。
李皓微微皱眉瞬间,很快眉头舒展开。
探手一招,天空一片黑暗。
黑暗,笼罩了四方。
下一刻,吴军长迈入其中。
此刻,后方裂缝消失。
吴军长迈步走入,看向四周,有些疑惑:“宇宙如此黑暗吗?”
不远处,李皓却是眉头紧皱。
四周,虚空微微颤动,隐约有大道雷霆浮现,他皱眉不语,怎么会呢?
这可是战天城的高层,后备守卫军军长,目前的军方第一人。
李皓原以为,战天城未必有红月或者红尘的人。
可如今……不好说了。
是和力覆海一样,意外沾染了红月之力,还是说……并非意外?
对方进入的瞬间,其实他就知道,有些不妥。
无他,对方进入后,自己压力暴增。
带人进入,一旦外人太强大,也会给自己带来压力的。
可一位沉眠了10万年的圣道,如今肉身没有恢复,这样的实力,未必比不朽强,带一位不朽进入,李皓可没什么压力的。
李皓什么也没说,黑暗笼罩了四方,四周的大道雷霆,蠢蠢欲动,都被李皓强行压制了下去。
李皓声音传荡而来:“吴军长稍等……进入大道宇宙,会有短暂的跨时空穿梭,很快就可以跨越!”
“嗯,我不急。”
吴军长也很坦然。
李皓眉头依旧皱起,对战天城这边,他还是信任很大的。
否则,八大主城,也不会一直只找战天城合作。
而且这一次,对付那位,多一位圣人,多一分把握。
对这位复苏,他也是真心实意地支持,结果……好像超出了预期。
李皓什么话也没说,黑暗大道,继续笼罩四周,而他本人,也迅速消失,声音传荡而来:“穿梭过程,稍微有些震荡,四周可能会有一些雷霆降临,穿越宇宙壁垒必须经历的……吴军长小心一些,站立不动即可,不要乱动,我很快开辟通道……”
说完,李皓消失不见。
而吴军长,也很快感受到了一些波动。
没一会,便有一道雷霆从黑暗中降临。
轰隆一声,砸在了橙色战甲之上。
风流神针 沐轶
……
而这一刻的李皓,直接消失不见,出现在了小楼中。
几人一见他出现,都愣了一下,好快,刚进入就出来了?
李皓此刻也有些凝眉,看了一眼龟守护和槐将军,思索一番,并未避开他们,直接道:“吴军长可能有些问题……当然,不能百分百肯定!现在,我可能需要一位帮手,我如今也无法支撑太多圣人进入其中,谁愿意随我一起进入?”
此话一出,老乌龟和槐将军都是一怔,老乌龟不可思议道:“这不可能,他是守卫军第一人,何况我一直清醒,他要是真的……”
李皓没说什么,正因为你一直清醒,可能才是对方一直没什么动静的原因。
若是你不清醒……也许结果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战天城这边,老乌龟没问题,那就是最大的保障。
因为它清醒着,还有圣人战力,哪怕有红月或者红尘的人入侵,也不会贸然行动。
至于吴鹏到底有没有问题……大概率是有的。
李皓又道:“我怀疑他肉身还在,他进入宇宙的压力,甚至和镇海使差不多,正常情况下,没有肉身存在,一位圣人,不会给我带来如此大的压力的,速度要快一些了,三位……谁愿意随我一起进入?”
“我!”
老乌龟眼神极其复杂:“我一直醒着,对他最了解,我进去。”
李皓点头,也不多说。
力覆海却是咳嗽一声:“还是我陪你去吧,否则,一旦宇宙封闭,我们又无法进入,老乌龟未必能对付对方,真有问题,倒是很麻烦……”
老乌龟沉声道:“镇海使,你是信不过我吗?”
“那倒没有。”
“我若是信不过,那战天城……也许很多年前,就落入敌人之手了!”
老乌龟此刻沉重了许多,沉声道:“战天城,非同一般,我不信会出叛徒,我要亲眼去看看……若是真的,也想问问,为何会如此!”
陽光照耀的永遠之屍
李皓见他们争论,也不多说,直接道:“就龟守护吧,不过……龟守护不要贸然现身,我先试探一二,确定一下,免得误会了,那才尴尬!”
话落,再次撕裂虚空,很快,一人一龟,进入了大道宇宙。
大道宇宙消失。
留下的槐将军,看了一眼力覆海,轻声道:“镇海使觉得……李都督判断是否准确?吴鹏乃是守卫军军长……”
力覆海淡然道:“一切皆有可能!我更好奇,那老乌龟,会不会……趁机联手吴鹏,夺了这大道宇宙,李皓居然没喊上我,不知是太信任你战天城,还是另有打算。”
说到这,开口道:“槐将军,对这李皓,你是如何看的?”
“我?”
槐将军沉默一会,开口道:“不好说……无边城事件之前,李皓对新武,对战天城,是宽容、信任、尊敬,甚至有一定的依赖的。无边城事件之后,他倒是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其实可以感知到一二,对我们,都带有一些怀疑、考量之意,信任……其实下滑了许多。”
若是以前,哪怕大道宇宙能辨别敌人,李皓也不会带他们进去辨别的。
那显得他太小人之心了。
可后来,李皓来战天城,直接就说,为了分辨敌人,大家都去走一遭,这其实就是一种不信任。
今时今日的李皓,其实和以前是不一样的。
尽管,看起来一样,态度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可槐将军是可以感受到的,李皓当初复苏他的时候,稍微有些不信任,那就是必死无疑!
复苏一位圣人!
那时候的李皓,才什么实力?
可今时今日,李皓其实一直都带着一些警惕,预防之心的,李皓再次来战天城,别看只有他自己来,实际上,是具备了一定实力之后,才会来的。
槐将军说着,忽然轻声道:“他是真的无法带4位圣人进入,还是……担心4位圣人同时反水,他无法应对,而两位……他能应对呢?”
此话一出,它不再说话了。
而力覆海,也是眼神微动,不再说什么。
李皓到底如何想的?
是真的做不到,带着大家一起进去,还是说,到现在,还是一次试探,老乌龟哪怕反水了,他也自信,可以以一敌二,能解决老乌龟和吴鹏?
力覆海对李皓的性格变化,没有太直观的感受。
可槐将军,感受更深刻一些。
它怀疑……李皓不是不能再带人进去了。
而是,对大家的信任度下降了许多。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谁能说得清楚呢。
连合作最深的战天城都是如此了,可想而知,对其他古城,信任度更是大打折扣。
……
皓星界。
雷霆闪烁。
一道道雷霆,在黑暗中爆发,吴鹏一次又一次地击碎雷霆,此刻,有些不安,声音宏大:“十一师长,这些雷霆,何时才能结束?”
许久,李皓声音传荡而来:“快了,因为军长是外道强者,针对性更大一些,若是新道修士,就不会如此了。”
说罢,黑暗渐渐消散一些,隐约间,浮现出一颗颗星辰。
吴鹏眼神有些发亮。
宇宙星辰!
这是大道的呈现吧?
新道……
正想着,李皓浮现出身影,探手一招,一颗大星迅速转动而来,李皓面露一些凝重:“军长,本源道强者,必须要在此地留下大道烙印,本源印记,出去后,才不会被新道针对,否则,天地针对极其严重!”
“这是我的本命星辰,军长用你的本源大道之力,在这星辰上留下一些烙印,留下一些本源之力,否则……这附近的雷霆,不会停止的!”
四周,雷霆还在持续中。
吴鹏有些无法抗衡的样子,有些狼狈,战甲上都出现了一些焦黑色。
听闻此言,看到了那颗星辰,有些意外:“本命星辰?”
“是,就和本源道一样,大道凝聚而成,一旦破碎,就是大道断裂……”
“十一师长这……”
“没事,都是自家人,我信得过大家!”
李皓迅速浮现,露出笑容,灿烂无比:“我和战天城的缘分,很深!信不过别人,也能信得过战天城诸位前辈,哪怕前辈第一次复苏,和我不是太熟悉,但是……依旧是自家人!前辈不用担心什么,在这上面留下本源之力就行,难道我还担心,前辈会用本源之力,震碎我的本命大道星辰?”
吴鹏迅速凝然:“那自然不会,只是……此举太过冒险,十一师长不可如此冒险……”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李皓笑道:“我向来如此,军长别婆婆妈妈了,我连镇海使这位妖族都能信任,何况同为人族?军长,我们在此地无法逗留太久,还请快一点,我压力越来越大了,四周雷霆,我现在正在阻拦,待会无法阻拦,便会有更大的雷霆来袭……”
吴鹏见状,只好道:“那……我便不客气了!”
他朝星辰看了一眼,那星辰,闪烁着浓郁的光明之力,他有些疑惑:“十一师长,主修光明之力?”
“不是,主修剑道,只是剑道难修,目前还没凝聚成大道星辰,只能先辅修光明之力,等我剑道大成,会形成剑道星辰。”
“原来如此!”
吴军长不再多言,一股股本源之力冒出,很是微弱。
开始涌入星辰之中。
李皓却是皱眉:“吴军长刚复苏,本源之力太弱小了,如此一来,想留下烙印很难!吴军长全力以赴,哪怕耗空本源之力,也无妨!等回头肉身恢复了,我还准备了不少本源之力、不朽之力,供给给军长恢复,现在不留下烙印,出去后,恐怕发挥不了几分战力。”
吴鹏对新道不了解,对外界目前也不是太了解。
但是知道,现在天地没有二次复苏,强者的确无法出去。
思索一番,有些虚弱道:“那我便尝试抽取更多的本源之力,只是……而今本源宇宙隔绝,也未必有多少。”
“没事,越多越好!”
吴鹏不再多说,继续输入本源之力。
李皓默默观看,过了一会,见吴鹏又停下来了,有些遗憾:“只有这么多吗?这么一来……吴军长恐怕难以在外发挥圣人战力了,最多也就不朽……留下的烙印太浅薄了!”
吴鹏看着星辰上都快形成一股本源旋涡了,忍不住道:“这……还不够吗?二位守护,它们输入的更多吗?”
“更多!”
李皓点头:“它们的本源之力,已经深入星辰内部,凝而不漏!而军长的本源之力,只是在星辰之外,形成了一股旋涡,比起它们,还要虚弱许多,不过军长刚清醒,倒也正常。”
正常吗?
吴鹏心中想着,他觉得,自己输入的不少,老乌龟不说,槐将军也刚复苏不久,有那么多本源之力吗?
“那……我再试试。”
“好。”
片刻后,吴鹏再次输入本源之力。
特种兵之王 野兵
而李皓,只是在一旁看着,四周,大量雷霆汇聚而来,他也看着,心中想着,雷霆还真不少,说明吴鹏体内的红月之力,绝对不弱。
而对方输出的本源,也很浓郁,一位刚复苏的圣人……哪有这么多。
此刻,光明星辰之上,本源已经环绕一圈了。
李皓看了一会,皱眉道:“这样也许不行……吴军长,方便脱下战甲吗?”
“什么?”
“战甲!军长的战甲中,一定蕴含着大量的本源之力,当然,军长没有肉身……可以临时凝聚一具肉身出来备用……”
说到这,李皓又道:“算了,先将王署长当日用的肉身给军长使用,军长先依附王署长肉身,脱下战甲,我将战甲纳入星辰内部,用大道之力洗刷,冲刷出一些本源之力出来,如此一来,也能削减新道对军长的针对。”
“这……”
吴鹏心中有些不愿意:“十一师长,要不还是算了……”
“那不行!”
李皓沉声道:“既然做了,当然要做到最好!”
他丢出一具肉身,正是王署长以前用过的。
“这具肉身稍弱,但是军长先用着,脱下战甲,我将战甲置入星辰内部,蕴养一些时间……”
吴鹏有些迟疑。
李皓再次道:“军长放心好了,战甲洗刷之后,只会更适合外界,如今天地变化,否则,现在的战甲,未必适合外界!”
吴鹏见状,只好道:“那好……我只是担心,对你会有一些损伤。”
“那不会,就算有,也没太大影响。”
“那行……”
说完,一股刺目光芒爆发,李皓眼神闪烁了一下,一个光团浮现,下一刻,一副铠甲悬浮,而王署长的肉身,也呈现了出来。
此刻,肉身不再死寂,眼神中多了一些神采。
李皓看了一眼,不再多说,将橙色战甲,置于星辰之中,星辰开始吞噬战甲。
王署长……或者说,此刻的吴军长,微微皱眉:“不会冲刷掉我的本源印记吧?那样的话,战甲……”
“不会……就算冲刷掉了,回头再烙印一次就行。”
李皓说完又道:“军长有没有常用的兵器?若是有……也扔进去洗刷一下,否则,兵器在外,也不好发挥全力,会被天地针对。”
“兵器?”
吴鹏摇头:“有这副战甲就足够了,我是防守为主,后备守卫军,不是前线军团,所以……”
“明白了!”
李皓点头,而吴鹏看了一眼四周,又道:“这些雷霆,一直聚而不散,新道对本源的针对性很大吗?”
“还行,毕竟两个世界同源,不过的确好像比其他人更强一些……奇怪了?”
李皓有些疑惑:“以前,聚集一会就散开了,这次倒是持续很久了,还在增强!按理说,一会功夫就散了才对,我倒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没事,回头我问一下镇海使他们就知道了,这几位其实了解的比我还深。新武和银月,同气相连,针对性这么强……难不成发现了外来力量?”
李皓失笑道:“大道宇宙也有不靠谱的时候,这里就我和军长在,除非来自第三方,那据说是红月世界的力量,否则,不该如此才对,真是奇怪了。”
他这么一说,吴鹏眼神微动:“十一师长的意思是,一旦有红月世界力量进入,会受到极大的冲击?”
“嗯!”
李皓点头:“据说是如此……具体是不是,我就不清楚了,我到现在,其实也没见过这种力量,也只是听几位前辈说,有了一些判断而已。”
吴鹏点点头,没再多问。
他环顾一圈,有些疑惑道:“那我们待会出去,还是沿着原路出去吗?”
“那倒不一定。”
李皓开口道:“看到这里的星辰了吗?每一颗星辰,都是一条新道,只要撕裂新道附近的虚空,就能出去,但是,出去的地方就不一定是在这了,会出现在新道拥有者附近……如今,战天城就我是新道,所以军长别乱跑,一旦撕裂其他虚空,出现在外界,现在外界情况也不明朗,被人针对了,很容易出麻烦。”
吴鹏再次环顾一圈,没有出声。
一颗星辰,一条新道。
撕裂其他地方虚空,会出现在外界。
而李皓,也在加速冲刷战甲,继续道:“印记快形成了,等形成了烙印,再出去……就没什么压力了,军长走出外界,也不会被天地针对了。”
说完,再次疑惑:“这雷霆怎么还在?真是见鬼了,按理说,不会持续这么长时间的,除非红月之力出现,难道有红月世界的人进入?不可能啊,这地方,目前只有我可以进入……”
说罢,转头看向吴鹏,有些疑惑,眼中,渐渐露出一些疑色。
吴鹏面色平静,见李皓看来,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会不会是十一师长无意中被红月之力入侵了?”
“入侵?”
李皓露出疑色:“红月之力可以入侵人吗?吴军长见过?”
说罢,微微后退了几步,眼中好像露出一抹异色。
下一刻,虚空微微颤动,吴鹏微微扬眉:“十一师长……你在开启宇宙虚空?”
“嗯……这个……差不多了,咱们先出去吧!我怕其他人等急了……”
李皓眼中疑色越来越重,小心翼翼道:“吴军长,我们先出去,战甲我回头再来取,这雷霆越来越严重了,我担心我抵御不住,先撤吧……”
“那也行!”
吴鹏点头,心中却是明白,李皓……怀疑了。
原来,大道宇宙还有这样的作用。
会探查到外来力量。
李皓也许不懂,不清楚,可出去一说,其他人大概率会知道的。
原本还想着,先接触一番,深入其中。
可现在……
吴鹏开口道:“那先出去吧,免得大家担心……”
说罢,忽然,有些惊讶道:“那是什么?”
“什么?”
李皓转头看去,下一刻,后方一股强悍的力量瞬间爆发,席卷而来!
吴鹏面色冷凝,只要不走原本通道回去就行,可以通过其他星辰,直接出现在外界,这就够了。
这李皓,还是太嫩了!
否则,早知道大道宇宙会排斥红月之力,也许,早就该明白了才对。
太年轻了!
轰!
擅长防守的吴鹏,一拳打出,爆发力却是极其强悍,一拳下去,轰隆一声巨响,李皓身体直接崩碎,带着一些不可思议,破碎的肉身转头看向吴鹏:“军长……为何如此?”
吴鹏一言不发。
到现在,还为何如此?
这李皓……难道真的一点防备心都没吗?
这样的人,怎么能成功呢!
下一刻,一股更强大的力量朝李皓席卷而来,强悍的能量,直接席卷天地,吴鹏声音平静:“我也不想如此,只是出去后……你一说,也许我的麻烦就来了……怪就怪,这大道宇宙,还能甄辨能量,第一次接触,我也不了解,多谢你提醒我了!”
直到这一刻,李皓好像才反应了过来,惊骇无比:“你……你是红月之人……不可能,战天城是我最好的盟友……”
“那是他们,我不是。”
轰!
一拳砸出!
砰地一声巨响,就在这一刻,一块盾牌浮现,挡住了对方的拳头。
吴鹏脸色微变。
下一刻,盾牌化为一道人影,老乌龟眼神复杂无比:“怎么会呢?”
吴鹏脸色变了:“龟守护?”
它怎么在这?
而不远处,残破肉身的李皓,迅速消失,再次浮现,已经出现在了光明星辰之上,吴鹏脸色微变,下一刻,星辰上,无数本源之力就要爆开!
不止如此,战甲也在颤动,好像要爆发!
可李皓,坐镇星辰之上,任由本源之力动荡,任由星辰残破,只是牢牢将战甲镇压,笑了笑:“军长,打碎了星辰,也没太大影响,耽误时间做什么?”
“……”
吴鹏脸色剧变,就在此刻,忽然,肉身膨胀,他脸色微变之下,忽然,一道金光闪烁,下一刻,王署长身旁,浮现出一具金色肉身。
而王署长的肉身,砰地一声炸裂开。
一瞬间,对方本来的肉身浮现,脸色有些难看,看向李皓,再看看龟守护:“你们……早就发现了?”
李皓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看向龟守护。
老乌龟叹息一声:“战天城,哪一点对不起你?”
吴鹏脸色变幻,看向两人:“没有对不起我,只是……守护,我也想知道,我哪一点不如李道宗?一个不朽,都能成为主力军团的军长,而我,镇守战天城多年,还是后备守卫军军长!原本第三军军长升职,我想着,该轮到我了吧,结果,上面却是看中了李道宗,一个不朽,我这位圣人,却是依旧还是守卫军军长!所有人都知道,守卫军不如主力军团,李道宗接掌我的位置,这就已经是极限了,结果你看到了?”
李道宗升官了,要去主力军团!
而我,还是守卫军军长!
“就因为这一点?”
老乌龟叹息:“守卫军,职责更重!保一方平安……”
“你信吗?”
吴鹏笑了:“大家都这么说,可我要是让主力军的军长和我换个位置,你猜,有人答应吗?”
老乌龟无言以对。
肯定不会答应的!
的确,说说罢了,守卫军军长,的确不如主力军团。
可上面,也是有通盘考虑的。
不是实力更强,就更适合。
“不就是因为对方是李家人吗?”
吴鹏倒是笑了:“因为我们不是帝尊之后,所以,哪怕有机会,也是他们优先,他们进入军中就是将军衔,而我们需要奋斗多年才行……既然如此,我们只能自己争取机会了!人王也好,帝尊也好,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争取来的,不是吗?新武精神,不就是为了反抗一切吗?那我反抗不公,有错吗?”
话落,轰!
对方一拳打出,虚空震荡,老乌龟眼神微变,声音传荡:“所以,这些年来,你一直都是清醒的?而上次你外出,根本没受伤?”
“可惜啊,你一直保持清醒,否则……战天城早就被我拿下了!太遗憾了……老乌龟,你只是一道神兵之魂,还为人族当牛做马,何必呢?”
“你背叛了……”
老乌龟瞬间浮现本尊,一枚巨大的盾牌,遮天蔽日,朝对方镇压而去!
一人一龟,迅速鏖战起来。
而李皓,继续镇压铠甲,片刻后,铠甲不动了,李皓吐了口气。
铠甲,本源印记被冲刷了!
吴鹏……
本源印记被冲刷了,自己就可以烙印了,他探手一抓,抓了一些本源之力过来,辨析了一阵,很快,手中呈现出一股淡淡的本源之力。
他思索了一番,我冒充吴鹏如何?
战甲在,本源之力在。
接着,他又开始观察吴鹏,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包括战法,招式,习惯……
只是,还差一点红月之力。
自己身上的,都被洗刷了。
也许……得再去一趟封印中,让那位帝尊,稍微感染我一下才行。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出手。
战天城出现一位叛徒,是他没想到的,而且,地位还如此之高。
这也打乱了一些原本的计划。
不过,没关系。
少一个圣人,也无所谓,那些妖植,也能顶替一位圣人了。
他也不插手,只是不断收集对方溢散的气息,本源之力,能量,甚至包括气血之力……
如今,他只想知道,这家伙,到底算是红月的人,还是红尘一方的人?
若是红月的人,那就有些没大用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吴鹏一声厉喝,撕裂了一颗星辰附近的虚空,只是下一刻,他脸色剧变,撕裂虚空之后……还是无尽虚空!
他怒吼一声:“你骗我?”
李皓叹息一声:“龟守护都出现了,当然是在骗你……到现在才明白吗?”
你这反应,太慢了啊!
吴鹏大怒,咆哮一声,强悍的气血,涌现出来。
而就在这一刻,天地之间,一枚大剑浮现。
巨大的剑,呈现在整个宇宙之中。
无数能量,无数大道之力,包括四周的雷霆,纷纷涌入其中,这一刻,大剑成型。
李皓一声轻笑,“吴军长,接我一剑!”
一瞬间,好像夹杂着整个宇宙的力量,那一剑,破碎天地,一剑斩下!
吴鹏脸色剧变!
而老乌龟,脸色也有些变化,下一刻,一剑锁定对方,轰隆一声巨响,圣道肉身,直接被斩成了两半。
而对方,还在迅速愈合。
李皓只是斩出了一剑,并未再次出手。
老乌龟叹息一声,下一刻,巨大的盾牌浮现,轰隆一声砸下,直接将肉身砸的四分五裂,一道精神力浮现,老乌龟厉喝一声,轰!
又是大盾砸下,砰地一声,将精神力砸的粉碎!
吴鹏声音传荡,带着一些愤怒:“老乌龟,我并非早就背叛,只是那一次出去,星门封闭,我们已经无路可走,既然如此,我自求生路,有何不可?多年同袍,你为了一个外人,便断我肉身,碎我精神……”
就在这一刻,李皓操控大道之力,下一刻,虚空中,浮现出一条大道,本源大道,剧烈颤动,和大道宇宙有些冲撞。
老乌龟陡然回头看向李皓。
李皓一脸平静。
背叛者……杀无赦!
不是我说的。
老乌龟脸色变幻了一下,心中思绪万千,李皓……和以前真的不一样了!
从头到尾,他就斩出了一剑,破了对方的肉身。
之后,他只是呈现出了对方的本源大道。
李皓,并未说一句话。
一声轻叹,下一刻,老乌龟厉喝一声,一枚盾牌,冲入虚空,轰隆一声巨响,一声惨叫响彻宇宙,大道崩碎。
吴鹏声音传荡而出:“你们……断我本源……老乌龟……你……太毒!”
……
一瞬间,老乌龟化为人形,出现在李皓身边,眼神复杂:“李都督,如此……满意了吗?”
李皓微微躬身:“前辈不要误会,对待叛徒,就该如此,否则,杀于不杀,与我无关,背叛者都能留下一线生机,其他人,也许会效仿。”
“哎!”
叹息声响彻天地,下一刻,天旋地转,一人一龟,浮现在众人面前。
槐将军脸色微变,力覆海一脸淡然。
八师长和九师长迅速赶到,都有些不可思议,军长……陨落了!
彻底陨落!
他们身为师长,是可以接收到讯息的。
怎么会这样?
而杀死军长的,居然是龟守护,这一点,他们也感受到了,此刻,对方身上还环绕着一些怨念。
力覆海什么都没说,只是看了一眼在把玩战甲的李皓,心中暗道,这小子……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好像一个斯文书生,结果,下手真狠啊!
直接就给斩了,不止如此,这战甲……他怎么完整剥夺下来的?
而这一刻,李皓也抬头看去,露出了一些憨厚笑容,朝力覆海微微点头,很快,化为一抹悲伤,轻声道:“没想到,军长居然被红月侵袭了,太可惜了……”
力覆海暗骂一声,玛德,人族果然可怕!
新生代人族,都能出现这样的混蛋家伙,妖族难怪斗不过他们,老乌龟也被这人耍的团团转,真不是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