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一世獨尊 起點-第兩千一百四十章 知我名號 還敢放肆!鑒賞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林云站在半空,葬花与他并肩而立。
不多时,鸠罗王就浑身是伤出现在他面前,身后小贼猫和大帝堵住去路。
“我知道,你会回来的。”
林云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看向鸠罗王。
鸠罗王憋屈无比,又惊又怒,他现在虚弱无比,随便来个血鸦就可以轻松杀了他。
他抬头看着林云,怒目而视,维持着一个王者的尊严,血眸中尽是冰冷的杀意和怒火。
想他堂堂鸠罗王,在这天墟废土凶名赫赫,一柄罗睺剑杀出无上威名。
何曾如此屈辱?
还是在一个半圣面前,想到此处他仅剩的右手拳头紧握,真的很气。
只是这般姿态,还没维持多久,鸠罗王便哀嚎起来。
却是小贼猫,见他都是阶下囚了还在怒目而视拳头紧握,顿时就火大了。
“看什么看,大哥问你话呢?”
“你这拳头握的这么紧,还想捶我大哥不成?”
“小爷我先捶你一顿!”
小贼猫不由分说,一通乱拳捶的鸠罗王鬼哭狼嚎,抱头鼠窜。
再也没有方才的气度,只能不停的哀嚎求饶。
“别揍了,猫爷。”
“本王错了……不是,不是本王,是本鸦错了。”
鸠罗王被揍的哭了出来,痛是一方面,更多的是尊严。
他打死也想不到,自己会被一只猫揍的这么惨,简直惨到极致。
等他老实之后,林云再问道:“你应该有话要说。”
鸠罗王咳嗽几声,吐出口鲜血,方才道:“你留我这条命,应该是想知道点什么。”
“聪明,我有两个问题要问你,当然你如果愿意,也可以主动告诉我一些感兴趣的事情。”林云落下来,走到对方面前,慢悠悠的道。
鸠罗王啐了口血,有些狰狞的笑道:“你们这些人族修士的手段我又不是不知道,一旦问完,我这条命也就没了。”
“呵呵,你可以羞辱我,也可以杀了我,不过别想从我嘴里套出话来!”
小贼猫上前就要动手,鸠罗王本能的感受到一丝畏惧,可眼眸深处还是闪着一丝固执。
看起来是打定主意,不配合林云了。
林云制止了小贼猫的动作。
“大哥,这家伙多揍几次,保准什么都说了。”小贼猫磨着爪子,凶狠的说道。
“还是杀了吧,留着也是祸患。”小冰凤道,她在鸠罗王的眼中看到了很强的恨意。
林云没说话,上前一步,鸠罗王有些惊恐退后了几步。
嗖!
林云不等他退后,猛的上前,一伸手扣住了鸠罗王的肩膀。
鸠罗王正要发出惨叫,却意外的发现,林云在催动某种圣气给他疗伤。
这种圣气极为玄妙,他身上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就连断掉的手臂,都在快速恢复,表面有许多伤口愈合如初。
又过片刻,他断掉的那只手全部长了出来,五指张合间没有任何毛病。
鸠罗王顿时有些尴尬,他很想做出惨叫的模样,真的叫出声来。
奈何身上的伤口全都愈合了,痛楚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股暖流。
“这点小恩小惠,就想收买我?你也未免太看不起本王了。”
等到林云收手后,鸠罗王一边低头查看,一边暗中思量蓄积力量,想要在瞬间擒住林云。
“这算不得恩惠。”
林云转过身去,淡淡的道。
“呵,你这手段,我见多了,以为本王会上当?”
鸠罗王一边和林云周旋,一边装模作样继续查看身上的伤势,眼中凶光不停闪烁。
等到林云再次转身,鸠罗王猛的抬头,轰,那一对血眸绽放出精芒,而后并指如剑,直刺林云心口。
他很自信,如此近的距离内,这一击可以瞬间斩杀林云将他心脏刺碎。
噗呲!
可圣元刚被调动,鸠罗王便吐出一口鲜血,痛的五官都扭曲起来。
他单膝跪地,原本刺出去的手臂,只能撑在地上控制自己的身体。
林云退后几步,坐在一颗石头上,淡淡的道:“好歹也是个王者,没必要给我行这么大的礼。”
怎么回事?
鸠罗王面色变幻不定,他查看一番,才惊悚的发现,体内残留着许多恐怖的剑意。
这些剑意至大至刚,介于有形和无形之间,渗透在自己的经脉、紫府还有五脏之中,足足有数千块之多。
自己不动用圣元还好,一旦动用圣元,这些无形的剑气就会变得比圣器还要坚硬,像是一柄柄尖刀刺穿内脏和经脉。
“青龙圣气对肉身伤势有奇效,但对半步神光剑意没用,何况这些剑意,还有剑道规则加持,即便是我……也没法帮你弄掉,所以这段时间你还是不要妄动圣元比较好。”
林云神色平静,像是完全不知道,鸠罗王刚才要做什么一样。
“说起来你也是剑修,这些道理,你应该是懂的。”林云直视对方道。
鸠罗王尴尬的笑了笑,起身道:“是我鲁莽了,伤好之后情不自禁想要运转圣元。”
他脸皮倒是够厚,见林云没有追问,就随便扯了个幌子。
林云没有揭穿他,道:“血焰平原你知道吗?这地方,是不是真的有神之血果。”
提到血焰平原,鸠罗王眼中闪过抹忌惮,道:“是有这个传闻,但那里是血焰王的地盘,没有谁敢找不自在。”
超級鑑定師
“血焰王实力如何?”林云道。
鸠罗王笑道:“你就别想打血焰王的主意了,以你的实力,他一根手指就能灭了你,回去修炼一百年再说。”
他看似劝阻林云,实际上是想激起林云的好胜之心。
许多时候人就是这样,你越和他说不能去,他就偏偏越想去。
鸠罗王就是如此想的,想让林云去血焰平原送死。
他看着林云,想从对方表情知道一些端倪。
可惜失望了。
坐在石块上的林云神情冷峻,没有任何波澜,多看几眼,反而让他自己毛骨悚然。
这人一袭青衫,面如冠玉,目光深邃,任由天上的幽光落在自己身上,看上去像是没有任何人间烟火的剑仙。
给他的感觉深不可测,完全无法以半圣视之。
林云开口道:“魔灵族的事你知道多少?”
鸠罗王目光闪烁,并未回答。
直觉告诉他,这个消息的价值比刚才大多了。
“你想要这个,对吧。”
林云从怀中取出彼岸花,蜕变过后的彼岸花,落在林云掌心散发出幽静唯美的光芒。
一种梦幻般的光泽绽放,林云的脸也随之变幻,如梦似幻般不可捉摸。
“这……怎么可能!”
鸠罗王惊呼不已,他站起来,不受控制的朝着彼岸花看去。
蜕变了!
之前只是一枚种子的彼岸花,现在不仅成熟了,还完成了连他都无法想象的蜕变。
“这是曼陀罗香……”
鸠罗王显得有些疯狂,激动的奔了过来。
然后捂着脑袋痛呼起来,却是小贼猫见他乱跑,直接一棍子将他敲了回去。
“老实点。”
小贼猫狠狠的道。
鸠罗王这才控制住情绪,可目光还是死死盯着彼岸花,那种贪婪和占有欲,无论怎么掩饰都控制不住。
“千百年来,魔灵族一直在和我们做交易,他有我们需要的修炼资源,我们给他们提供圣尸。”
鸠罗王轻声道:“以前他们过来一趟也不方便,最近封禁松动,交易开始频繁了,而且拿出来的资源也很吓人,连神血都拿得出来。”
“当然,这交易是看实力的,实力弱的血鸦王就直接抢,实力强的就交易,这帮人都不是啥好东西。”
鸠罗王没说,这种黑吃黑的活,他们血鸦一族也没少干。
食戟之最強美食系統 瀟瀟羽下
“千百年来一直做交易?”林云疑惑道:“有这么多圣尸给他们吗?”
鸠罗王冷笑道:“你不会以为,葬身山脉下面,只有一处天墟废土吧?”
林云心中一惊,眼中闪过抹震撼之色。
若鸠罗王所言属实,那这魔灵一族,到底准备了多少圣境魔僵?
一千?
一万?
还是……不敢想。
“嘿嘿。”
鸠罗王瞧见此幕,心中得意,终究是个小屁孩没见过什么世面。
“最后一个问题。”
林云按下心中疑惑,道:“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女孩,或者从其他血鸦知道她的消息。”
林云将苏紫瑶的容貌,还有气质给对方讲解一番。
见对方不语,就以手为笔,在虚空将苏紫瑶给画了出来。
当画像出现的刹那,鸠罗王的眼中闪过抹异色,而后很快掩饰住。
林云瞳孔猛的一缩,他不动声色道:“看来是知道一些什么。”
鸠罗王双眼微眯,笑道:“你猜。”
將臣一怒 小說
“说出来,这彼岸花,我可以借你一用。”林云道。
“呵呵。”
鸠罗王笑了几声,岔开话题道:“我听说人族修士,无论好坏,对于某些虚妄的东西都极为在乎,比如爱情,比如爱人,这种东西甚至比他们的性命还重要,小家伙,本王说的对吗?”
“倒也没错。”
林云如实道。
“那么……她是你所爱之人吗?”鸠罗王指着画像,眯着眼睛冷冷的笑道。
“是。”
林云很果断。
“呵。”
鸠罗王心中有底,他搬来一块石头,老神在在的坐下,将自己的罗睺剑取出。
他握着剑柄,以剑伫地,淡淡的道:“你虽然努力装出一幅老成的模样,可终究还是年轻,露出了自己的软肋。”
“人啊,一旦有了软肋,也就……再也装不出凶狠的模样了。”
当林云一笔一画,画出苏紫瑶的模样,还有看向画卷的视线,这一切全都骗不过鸠罗王的目光。
林云没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你叫林云对吧?”
鸠罗王转动着剑柄,自觉拿捏住了对方,笑道:“本王称你一声小林,不过分吧?”
林云道:“当然,若是确有消息,这彼岸花……”
鸠罗王摆摆手,笑道:“彼岸花的事,先别谈,先给本王磕个头,本王舒服了……自然什么都好谈。”
他憋屈了很久,眼下自觉拿捏住林云,当即就支棱起来了。
“你找死!”
林云还没说话,小贼猫当即就怒了。
鸠罗王笑道:“你这傻猫,不知道你主人有多在意这人?整个天墟废土,恐怕也就本王知道他的消息了。”
“大哥,你说句话,我现在就弄死他。”小贼猫气道。
林云摆手制止了他,平静的道:“你确定知道苏紫瑶的下落。”
“你说呢?”鸠罗王笑道。
林云沉吟不语,他看向罗睺剑,岔开话题道:“这是罗睺剑,我听说过它。”
罗睺剑此刻藏在鞘中,鸠罗王反手抓住剑柄顶端,笑道:“它本事至尊圣剑,可惜受损严重……本王花数百年时间,才将它恢复到五曜圣器的地步。”
“若非本王受伤实在太重,否则单凭此剑,就能轻松制服你。”
他愤愤不平,提及此事,心中怒火更甚,眼中闪过一抹戾气,冷声道:“还不给本王跪下?真当本王没脾气嘛!本王现在,一言就定此女的生死。”
“大哥!”
小贼猫急了。
大帝神色也凝重起来,她很清楚林云的为人,知道为了苏紫瑶,什么都愿意做。
如果换做被困的人是她,林云也会如此,因为林云就是这样的人!
“不急,这柄剑,我能看看吗?”
戰 王
林云端坐在石头上,居高临下的道。
鸠罗王当即怔住,他楞了半响,眼珠一转,道:“可以是可以,不过……别怪本王没提醒你,这是一柄魔剑。”
这确实是一柄魔剑,不仅可以吞噬敌人血气尸骨,甚至连主人也不放过。
这柄剑是鸠罗王的至爱,他花了数百年时间,才将它淬炼到五曜之境。
他有信心,只要林云敢握住剑柄,就会瞬间被魔剑控制,到时候就任由他摆布了。
鸠罗王装模作样道:“别看你是剑道奇才,可对上这柄剑……啧啧,还是不太够看。”
“拿来。”
林云将彼岸花放回去,伸手道。
鸠罗王不满他的态度,可还是将罗睺剑送了过去,在他极为忐忑的目光中,林云一把抓住剑鞘,并未着急去摸剑柄。
鸠罗王很紧张,目光死死盯着林云的右手。
林云看了他一眼,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没有着急去握住剑柄。
“你身位血鸦,人族修士的情情爱爱你不懂,可总有珍惜的东西。”林云慢条斯理的道。
“自然,此剑就是本王心中至爱。”鸠罗王骄傲的道,同时心中急的不行,这家伙赶紧去拔剑啊。
终于,在鸠罗王期盼的眼神中,林云右手握住了罗睺剑的剑柄。
不信邪 小说
鸠罗王心中石头落地,大喜过望,笑眯眯的道:“是不是感觉很难受?既拔不出来,又送不开手,血气和生机都在不断流逝。”
他压抑不住心中狂喜,直接大笑起来道:“葬花公子,你现在不想跪,也得给本王跪下了,哈哈哈哈!”
可笑着笑着,鸠罗王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那巨石上站立的少年,太平静了。
不喜不悲,没有一丝波澜。
锵!
正当他惊疑不定之际,林云拔剑出鞘,剑光如闪电般照亮四方。
轰隆隆!
魔剑出鞘,有狂风呼啸,电闪雷鸣,还有凄厉而尖锐的惨叫在回荡。
鸠罗王直接傻眼了,罗睺剑的剑灵在求饶,发出了无比凄惨的哀嚎。
他从未见过罗睺剑如此狼狈的模样,他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幕。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几乎是瞬间,罗睺剑的内部就传来一声惊天巨响。
轰!
那声音像是星辰碎裂,数不清的黑光从剑中释放出来。
星曜碎了,罗睺剑在鸠罗王的面前,硬生生从五曜跌成了四曜。
咔擦!
又是一声脆响,罗睺剑再碎一星。
鸠罗王再也崩不住了,他的心在滴血,这可是他的至爱。
当即跪倒在地,带着哭腔道:“葬花公子,收手吧,本王知错了。”
轰!
罗睺剑再碎一星,狂风呼啸而过,有电光从天穹垂落,将林云那张冷峻的面孔,映照的风华绝代。
他长发飞舞,丰神俊朗的绝世面容,在电光映照之下仿佛变成了永恒一般。
那是何等风华!
林云回眸一眼,冷冷的看了过来。
电光映照下,深邃的眼眸中各有一点金光绽放。
神光隐现,至大至刚。
噗嗤!
几乎是刹那间,鸠罗王体内残留的半步神光剑意,全都从虚化变成了有形的剑刃。
咔咔咔咔!
数千柄剑刃,从鸠罗王体内捅了出来,像是剑花绽放一般。
千疮百孔,血流成河。
跪在地上的鸠罗王,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被切割成了千百块。
当然,他还没死。
一名圣君不至于如此轻易死去,林云也没想过让他死。
“葬花公子,收手吧,本王知错了……本王真的知错了。”鸠罗王发出绝望的呐喊,凄厉而狼狈。
林云居高临下,任由狂风灌耳,雷电轰鸣,他在左手捏住剑尖。
咔擦!
凶名赫赫的罗睺剑,直接断成了碎片,朝着四方激荡而去。
恐怖的魔威,将虚空都震出道道裂缝。
可林云一抬头,这本该如电光般射向四面八方的碎刃,像是无形之力固定在半空,浮在他的周身。
“知我名号,还敢放肆,鸠罗王,你胆子真不小。”
林云看向对方,冷冰冰的道。
这番话如神雷般在鸠罗王耳畔响起,震的后者魂魄都在颤抖。
鸠罗王是真的怕了,他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年轻人,从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