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 愛下-945 寵爭寵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呲!”
霜雪线条自戟尖弥漫,画出了一道道优美的弧度,书写在了璀璨的星空下。
老话说:夜路走的长了,难免碰到鬼。
在这虚空漩涡里走得足够远,也难免捅到光彩凤蝶的窝子……
这数十只光彩凤蝶组成的小组群,犹如一条绚丽的河流,原本在星空之下肆意横行,大肆屠戮着毫无抵抗能力的光彩水母。
而当它们见到陌生的物种出现时,便舍弃了弱小的水母,打算给族群的狩猎增加一些乐趣。
至此,一场凄美的杀戮盛宴徐徐绽放。
只可惜,光彩凤蝶群体对自身的实力预估错误。
一只只光彩凤蝶接连破碎、飘摇而落,场面是那样的凄美。
它们的翅膀扇动出了无尽的风暴,带着一道道恐怖的空间裂缝,却并不能给荣陶陶带来任何困扰。
自荣陶陶身上飙出来的丝丝鲜血,没有半点浪费,每一次以伤换命的举动,都是那样的精准可靠。
“嘤?”小煤球趴伏在徐风华的肩膀上,揣起了一双小爪爪,不断的叫唤着,很像是在加油鼓劲儿?
它喜欢这样炫彩的场景,但并不喜欢荣陶陶身上飙出来的血液。
無敵辣條 小說
小煤球已经对荣陶陶产生了感情,想要上前帮忙的它,却是被主人禁止了。
现在看来,它也的确不该去,毕竟那霜雪线条太过霸道,真的很容易误伤友军。
“哎……”荣远山忍不住一声长长的赞叹。
他当然知道自家孩子的武艺如何,但这场视觉盛宴依旧震撼着他的心魂。
在光彩凤蝶的特殊魂技功效之下,荣陶陶的选择无可厚非。
只是这画面着实有点残忍,他明明可以选择使用其他魂技,用更简单有效的方式杀敌。
却是不知为何,荣陶陶非要拎着一杆方天画戟,挑翻一只只凤蝶。
丈夫的赞叹不加掩盖,徐风华同样如此,她双臂交叉环在身前,静静的欣赏着孩子的表演。
自从地窖醒来之后,再次踏上旅途的徐风华,明显能感觉到荣陶陶的不同。
孩子的风格有一点点变化,他依旧像往日那般干脆利落,但他却更追求效率了,不再像之前那样面面俱到。
在血莲与辉莲为其保驾护航之下,对于荣陶陶这样的少许改变,徐风华倒是没有什么异议。
荣远山小声询问道:“怎么样,风华,你还能教训得了他么?”
徐风华笑着摇了摇头:“纯粹较艺,五五开吧。”
她对他的戟法培训还停留在石头小院中,不过,早在松魂分院的时候,荣陶陶就在梦中晋级了七星魂法,早已有了极大提高。
尽管如此,徐风华还是能将荣陶陶碾死的。
她的身体强度摆在这里,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反应程度,都不是荣陶陶能媲美的。
也只有抛开了这些硬件条件,荣陶陶才能在徐风华的面前站起来。
但是这就已经足够了,要知道,徐风华也曾拥有内视魂图,她的方天画戟技艺一途同样畅通无阻。
“唰~”
破碎开来的莲花瓣随风飘摇,狂风掠过,道道空间裂缝撕扯过后的一瞬间,花瓣急速拼凑。
寒霜扩散之下,荣陶陶的手掌从后至前,迅速拼凑出来的方天画戟由左后方划至右前方,画出了一条诡异的波浪线条。
“呲!”
一只缭绕飞舞的光彩凤蝶来不及闪躲,一头撞在了波浪线条上,当即被切成了两瓣。
身后飞舞的凤蝶更是凄惨,在戟尖出现的一刻便被点碎了,最后一次扇动翅膀的它,也带出一道空间裂缝,撕碎了荣陶陶的小腿肚。
“晋级!方天戟精通,七星·高阶!”
荣陶陶稳稳坠落在地,果然,能让我晋级的不再是技术上的突破。
“呲!”荣陶陶将手中的方天画戟重重插在岩石大地上。
他似乎找到自己的路了。
事实上,他曾经历过一些特定的时刻,也曾有过很多次这样的心态。
万安关外初遇统领裟佳之时,摘下了亥猪面具的他,一路盛放着罪莲,直冲地方大军腹地!
他也曾对着高凌薇留下了最后一句遗言:“告诉她,我也是关外第一。”
摩曼港城,伊戈尔那疯狗般的父亲杀向他时,他任由自己被利刃贯穿身体,死死攥着敌人的手,狱莲吞没了疯狗的头。
暗渊基地,女刀鬼刺穿了他的心脏、将他开膛破肚,手掌肆意的在他体内揉捏着内脏时,他口吐莲花,一手摸向了她的刀铠……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原来,我早就已经走上了这条路。
这样说理啊,我是不是还要感谢在弱小时候遇到的敌人呢?
现在的我好强啊~
强到忘记了那决绝的态度、那颗玉石俱焚的心。
从小到大,身旁的保镖换了一个又一个,直至接回了徐风华,他的人生就顺利了不少。
宵小们再无狂妄的资本,荣陶陶也是后知后觉,有她庇护的日子里,所有的任务好像都是顺风顺水、水到渠成。
旧世之人强到什么地步?熔岩星球的危机又有多大?
她连着人带着龙,统统给你从地底拎出来……
思索间,荣陶陶小腿肚上的伤口已经被辉莲覆盖,半空中飘扬着一只只光彩凤蝶破碎的尸体,地上溅满了源自荣陶陶身上的血点。
没过多久,那点点血迹便幻化成了点点魂力,消散在了空中。
“做的不错,留下印记吧,我们继续走。”徐风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哦。”荣陶陶一手抬起,玉龙馈赠释放出了漫天的霜雪。
史诗级·兵之魂!
长达百米的巨型方天画戟从天而降,重重插进了岩石地底。
虚空星球内部的环境相对安稳,没有空间裂缝,没有狂风暴雨,在这种情况下,用凝结紧实的兵之魂做路标就足够了。
“又有一只黑日食猫。”荣远山突然开口,转头望向了远方。
顺着荣远山的眼神方向,荣陶陶刚刚看过去,那只黑日食猫便掉头离去,走下了岩石坡。
不給糖就搗蛋!
黑日食猫虽然稀有,但荣家人在虚空之地待的时间足够长,这样的一幕也已经发生了数次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荣陶陶心中疑惑:“小煤球应该很喜欢妈妈体内的虚空至宝,所以之前才寻着气息找上门来。
如此说来,其他找上门来的黑日食猫也是喜欢妈妈,但它们为什么都是远远看一眼就走呢?”
徐风华摇了摇头,也不太理解是什么情况。
荣远山面色怪异,看着徐风华肩膀上的小煤球,开口道:“不会是因为它吧?”
徐风华微微挑眉:“嗯?”
荣远山随口道:“我也只是猜测,既然黑日食猫不断找上门,就代表它们一族对你很感兴趣,很喜欢你身上的气息。
但它们每次都选择放弃、退出,恐怕是因为你已经有了宠物?
你说过,小煤球可是史诗级的生物,实力很强,所以对方不敢贸然来抢主人?”
“哦?”徐风华扭头看向了肩膀上的小煤球。
“嘤~”小家伙眨了眨黑漆漆的圆眼,一副萌萌的模样。
荣陶陶也迈步上前,脸蛋“倏”的一下逼近,鼻尖抵着小煤球漆黑的鼻尖:“是不是你跟它们有什么精神交流,把它们统统赶跑了?”
“嘤?”小煤球歪了歪毛茸茸的小脑袋,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模样。
“哈!一定就是你!”荣陶陶撇了撇嘴,一副破案了的模样,“最开始我没有给你投食的时候,我妈跟我说句话都不行,每次你都对着我龇牙咧嘴的。
说!当初,你是不是也想把我赶跑来着?”
说?
虽然质问的话语铿锵有力,但如果小煤球真的开口说话了,怕是能把荣陶陶吓个好歹……
“嘤~”小煤球圆圆的小脑袋突然探前,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荣陶陶的鼻尖。
荣陶陶:“……”
再来爱宠不可能,装傻卖萌第一名?
荣陶陶严重怀疑,在过去日夜相伴的漫长日子里,这古灵精怪的小家伙已经能听懂人话了!
想实验一下倒也很简单。
荣陶陶上身后仰,对着徐风华说道:“妈,咱把小煤球收回魂槽吧,这样就会有新的小黑猫找上门了。”
“喵!”小煤球突然就炸毛了,小手手也不揣了,蹲坐了起来,对着荣陶陶怒目而视。
“咚。”
徐风华一手拍在了小煤球的脑袋上,以示惩戒。
“嘤~”小煤球委屈巴巴的叫唤着,乖乖的趴了下来,黑尾勾住了徐风华的脖颈。
小煤球还想再撒娇,却是在下一秒钟身体突然紧绷了起来,扭头看向了远处!
拥有黄云至宝的荣远山同样警觉,望向了之前的方向。
只见那只刚刚离去的黑日食猫,竟然又折返了回来?
与之前不同的是,此时这只黑日食猫的身体微微弓起,炸毛的趋势非常明显!
难不成,对方是被小煤球刚才那一声大叫给唤回来的?
“喵!”远远一声猫叫传来,声调极高,即便是荣陶陶听不懂兽族语言,他也能感觉到其中的敌意。
一时间,荣陶陶的脑海中已经补出了一出宫斗大戏!
野生黑日食猫:“姐姐我大度,不打算跟妹妹抢。
但姐姐我已经走了,你刚才那一声叫唤是什么意思?真拿姐姐当软柿子了?”
小煤球轻盈一跃,站在了徐风华的头顶,炸毛的趋势同样明显。
小区像是在宣示主权,黑漆漆的眼睛死死盯着远方:“噜……”
竟然是野兽的狩猎声音?
荣远山:“这……”
徐风华眉头微皱,她缓缓抬起手,竖在眼前,做出了制止的手势。
手势什么的倒还是次要的,关键是徐风华一身的魂力荡漾开来,波动极其剧烈,魂将之威可不是说说而已!
小煤球吓了一跳,身处被威压的旋涡中央,它小心翼翼的趴伏了下来,没敢在吭声。
对远处的黑日食猫显然也被吓得不轻。
1秒,2秒,3秒……
有趣的是,这类生物极有灵性!
徐风华的实力的确强的可怕,但她的举动是止战,并没有太大的敌意!
以至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这只野生的黑日食猫对徐风华更感兴趣了,如此恐怖的魂力波动、如此浓郁的至宝气息……
尤其是,当它看到小煤球趴在徐风华的头顶,黑日食猫更加渴望自己也能拥有这一切了!
却是见黑日食猫那漆黑的眼珠一转,随即转过身,扭头对着众人叫唤着:“喵~”
荣远山心中一动:“好机会,淘淘,也许你可以把它收了当魂宠?”
“哦。”荣陶陶并未迟疑,迈步上前。只是他才走了一半,黑日食猫便向前走去。
荣陶陶脚下一停,没有强求。
这种能够瞬息移动的虚空生物,如果没办法与之和平交涉、达成一致意愿的话,你很难将其收为魂宠。
问题是,荣陶陶停下了,怎么黑日食猫也停下来了?
“什么意思?”荣陶陶迈步再向前,黑日食猫也迈开猫步,向前行走了一段距离。
徐风华开口道:“它是不是让我们跟上去?”
荣陶陶当即开口道:“走呗,看看去呗,反正咱们也是在这里瞎逛。
说不定它有一窝猫崽子呢,准备带着孩子一起跟小煤球争宠?”
荣远山:“……”
徐风华倒也来了兴趣:“走吧,跟着它去看看吧。我们有黄云,也能提前探查危险。”
徐风华将头顶的小煤球拿了下来,并没有将其收入魂槽,只是将它抱进了怀里,最大程度的给了小家伙安全感。
情侶酒店staff的前輩與後輩
知晓了小煤球的心理状态,徐风华也就不打算要第二个黑日食猫了,但是她不要,自家的孩子可以拥有一只!
缓过神来的小煤球,在主人的怀抱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一脸挑衅似的看着远处陌生的族人。
只是由于刚才徐风华的强硬止战,小煤球也只敢对外人放肆,不敢再有半点窝里横的行为……
野生的黑日食猫眯了眯眼睛,看着族人被抱在怀里,它的基因彻底动了!
和当初的小煤球一样,黑日食猫明确意识到自己想要什么了!
随着三人组跟上,黑日食猫不紧不慢的前迈脚步,引着众人在这荒芜的月球表面前行。
而此刻的荣家人,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