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我的師門有點強 txt-104. 每逢亂世必出……(二)看書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夏敏望着匍匐在地,行三跪九叩大礼的陈天南,一脸的奇怪:“你到底在干什么?”
“在感恩。”
“感恩?”夏敏歪着头,“感恩什么?”
“感恩我还能见到昨晚的月亮,今天的太阳,活下来的每一天。”陈天南头也不抬的说道,“感谢你的不杀之恩,感谢当时你的剑尖距离我的咽喉只剩最后零点零一公分时,你还愿意停下来听我说最后一句肺腑之言。”
夏敏的脸色瞬间变得通红起来,犹如一只煮熟了的螃蟹。
她有些娇羞的转过头,身子也不安的扭了起来。
“咻——”
“咻——”
“咻——”
……
锐利的破空声,此起彼伏。
陈天南感到浑身一阵凉飕飕的,不由得转过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夏敏。
只见这个少女不安的扭动着身体,右手下意识的挥来挥去,但却是忽略了她此时手中拿着的长剑,所以破空而出的剑气便是一道接一道的打在地面上,激荡起了尘烟,也撕裂了大地。
“哪,哪有什么好感谢的。”
“我爹说过,人总是有犯错的时候,所以要多点宽容。”
总裁的替身前妻 小说
真靈九變 小說
“才,才不是因为你说的那句话呢。”
陈天南的呼吸都放缓了许多,深怕一不小心又招惹到夏敏的注意。
“再见了,林允师妹。再见了,牛玉儿师妹。再见了,许涵师姐。再见了,小姜道姑。再见了……”
“对了!”
夏敏突然一个旋身,手上的动作稍微大了一些,一道剑气横挥而出,堪堪擦着陈天南的身旁掠过,在地上划出了一道数十米深的剑痕,森然阴冷的剑气透过地面的裂痕散发而出。
一滴冷汗,从陈天南的额角滑落,他只感到自己的肌肤一阵寒毛直立。
“你还没祷告完吗?”
“马……马上就完了。”陈天南小心翼翼的咽了一下口水,喉结微动,然后低声且快速的念叨出了数十个人名,接着才如火烧屁股般的猛然跳起,大喊道:“我终于祷告完了!我已和昨日的自己彻底告别了,现在的我已迎来了新生。”
夏敏不明所以,但还是歪了歪头,一脸乖巧的应了一声:“恭喜你。”
陈天南尬笑了两声:“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哦!噢噢!”夏敏愣了一下,然后才恍然大悟般的说道:“我其实就是想问问,我们在这里等了好几天了,是为了什么啊?而且,你真的放心他们去拦截那些太一门的弟子吗?没有你坐镇指挥的话,恐怕会很不顺利的吧?”
“过程很不顺利是必然的。”陈天南在提及自身擅长的领域时,那股从容自信的气质瞬间回来,“从那群人没有按照我的命令行事开始,他们就注定不可能顺利的。但结果不会变的,因为我当作保险所准备的后手是几个小宗门,所以哪怕拼到全员皆亡,他们也绝不会后退半步。”
“为什么?”夏敏无法理解。
“因为退了就是死。”陈天南脸色沉默了些许,“乾元皇朝可没有那么仁慈,像我们这般的‘宗门势力’或许还能轻松的派遣出一百名门人过来,但像他们那样的小宗门,很可能整个宗门上下都凑不够一百人。所以,有些气血衰退已经没几年好活的宿老也不得不出来凑名额。”
夏敏愣住了。
这显然是她根本就不知道的消息。
“而在他们的身后,便是他们的家人和子嗣,如果乾元皇朝要问罪的话,这些人便是首当其冲。……那么你觉得,一个连一百个出征名额都需要举派上下倾巢而出才能够勉强凑够的宗门,还有能力抵抗乾元皇朝的问责吗?”陈天南冷笑一声,“不,他们没有。……所以,哪怕明知道会死,他们也不可能后退一步,只为了能够为自己的后代博得一线生机。”
牛仔傑克
夏敏抿着嘴,沉默不语。
“这些人,才是最可悲的。”陈天南摇了摇头,“这场远征如果乾元皇朝赢了,他们也无法得到什么好处,最多也就是获得乾元皇朝赏赐的一些丹药,只是这些丹药却很可能只是你我这样的天骄一个月的用量而已。但倘若输了……”
陈天南没有再说下去。
夏敏也不是真的蠢蛋,所以她已经知道了答案:就如眼下这般。
“那我们……”
“我给他们做了一个承诺。”陈天南淡淡的说道。
“你想拿下那两名太一门的弟子?”夏敏愣了一下,旋即猛然反应过来,“是了。这些太一门的弟子最难缠的是那名兵家子弟,可如果只有区区两人的话,那么他就无法发挥出足够的实力,而兵家子弟的实力……”
夏敏望了一眼陈天南,然后跳过了这个话题。
但陈天南却知道夏敏的意思:没有足够数量的修士供兵家子弟驱使的话,那么兵家子弟的实力比一般同境界的修士还要不如,甚至很可能一些实力天资比较强的修士都能够越阶斩杀。
这也是为什么兵家子弟身边总是会有随从护卫的原因。
例如谭星的身边,就有枪神、剑神、刀神。
陈天南的身边,之前负责担任护卫工作的是夏敏的弟弟,夏子诚。
“……咳咳,总而言之,如果只有两人的话,那么我们就能够顺利拿下对方了。”夏敏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而且如此一来,我们活捉了两名太一门的弟子,这份功劳可就要比那群傻子大得多了。再加上这次的作战计划也是你设计的,他们抹不去这份功劳,因此只要乾元皇朝想要重用你的话,那么就必须听一下你的意见了。”
陈天南望了一眼夏敏,轻笑一声:“你也挺聪明的嘛。”
“我又不傻。”夏敏哼了一声。
但陈天南却是摇了摇头:“只猜对一半。”
楊 十 六
“只猜对一半?”夏敏有些傻眼,“哪一半?”
陈天南笑而不语。
看着陈天南这个表情,夏敏就有些来气。
陈天南冷不丁的突然开口:“我们的客人来了。”
夏敏一瞬间就进入了战斗戒备状态,持剑猛然转身。
前方不远处,两道孤零零的身影直接闯入了她的眼帘。
“要活的。”
……
米线和余小霜两人,灰头灰脸的。
这些天两人的长途奔波,根本就没有找到任何可以休息的机会。
不过好在还能够挂机让角色自己奔跑,所以两人倒也没有太多的感觉。
这段时间,她们都是一边在论坛上聊天,一边看着番剧。
对于施南等人北上的结果,在不久前她们已经看到了。
视频是冷鸟拍的。
对于她居然能够活到最后,米线和余小霜两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傻孩子打架不行,但拍视频的技术力倒是真的一流。
比什么战地狗仔和总想搞个大新闻都要好看——这两人争到最后,他们炒起来的热度全成了冷鸟的嫁衣:接连数场大战下来,让整个论坛上所有网友都感到一阵热血沸腾。
尤其是最后琉璃凭一己之力硬生生的撕开了整个天武门的阵线,最后力竭时也仍然想要撕裂最后一名敌人,结果被数杆大枪贯穿了身体,鲜血透过长枪顺着枪尖一滴一滴的滴落,但她依旧坚持着踏步向前,直到最后被人一刀枭首。
评论弹幕都是一片的【太燃了】、【一代宗师】、【小上官雄起】之类的内容。
另外两个高燃场景。
一个则是沈月白以术法灭杀了数十名修士,最后因为真气回转跟不上节奏,被一群似乎是死士一般的修士近了身,最终也是落得一个被斩首的结局。不过相比起琉璃的视频,沈月白这边的弹幕倒是很统一的飘过了【经费在燃烧】的文字。
而另一个,则是秦皇朝四人太刀组。
伴随着秦始皇一句“秦皇朝太刀队,拔剑!斩!”的吼声,四人化作了四道如流光一般的剑芒,如虎入羊群般的冲向了敌阵,然后给所有人上演了一幕动画片里的各种太刀术的集合,甚至据说弹幕被人外传出去时,都有人在问这是什么真人电影?
但不管怎么说,施南这边所有人最终还是阵亡了。
根据视频结果来看,这几天的战斗虽然施南这边是全员阵亡,但是一元军这边多个宗门的联合行动也起码付出超过一百条人命的代价。这里面有部分原因是这些围攻施南等人的一元军修士个人实力不强,但别忘了,施南等人从太一门下山的时候,也不过只是神海境和通窍境的水准而已,之后连升几个境界直达本命境的时候,他们可还没有回去更新功法的。
所以在很多人看来,这种情况如果重来一次的话,想要靠这些一元军修士就拦截住施南等人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农家小甜妻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这么高兴开心的。
因为很多实力提升上去的人,却是发现自己无法进入百族小世界了。
这些人此时正在论坛上疯狂问候策划的全家,试图依靠集体意志强行逼迫策划更改游戏设定。
但结果显而易见。
策划没有理会他们,连发个安抚的通告都没有。
余小霜和米线两人,就这么看得津津乐道,以至于他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有两个人出现在她们的前面。
而等到两人发现了对方的时候,这个时候她们再想隐匿踪迹也已经完全做不到了。
“留活口。”
依稀间,两人只听到对方似乎有人这么说了一句。
“快走!”余小霜脸色猛然一变,当即拔剑而出的同时,也不忘了对米线嘱咐一声。
后者没有丝毫的迟疑,当即就换了一个方向,速度猛然一提,整个人就低空掠飞而出。
尚未回归太一门的她们,此时还没有学会御剑术,所以跑路也基本只能靠双腿。
但米线却是学会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小技巧,她能够利用剑气喷发的优势,给自己当助燃剂,让自己的速度猛提一大截,不过代价则是自己要受到些微的痛苦折磨。
毕竟这种剑气喷发完全是从自己的身体里爆发出来,而不是按照着功法的经脉运转路线流转,所以自然不会保护她了。好在游戏里,玩家可以削弱甚至是关闭痛楚感知,因此才会觉得麻烦——当然后遗症也是不小,毕竟你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跑着跑着自己就瘫痪了。
“有点意思。”陈天南看到米线的动作时,脸上露出了几分饶有兴趣的神色,“起阵。”
只见陈天南突然捏碎了什么东西,下一刻便有金色辉光从天而降,将这片夜空都给笼罩得如同白昼一般。
把速度提到了极致的米线,因为刹车不及,整个人直接撞到了这层金色辉光屏障上,当场就把自己给撞得头破血流,晕头转向,再加上那自残式的剑气爆发提速技巧,米线非常成功的把自己给玩残了。
“我在这里等了你们这么多天,怎么可能一点准备也没有。”陈天南笑了笑,然后快步走到了米线的身边,伸手便是挥出了数十根银针,直接插在了米线的周身穴窍上。
每一本功法的运转路线不同,所以穴窍的位置和走向也都会有些略微的不同。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功法,这些穴窍位置再怎么不同,但总有数十处绕不开的大穴。所以陈天南的银针封锁的就是这些大穴的位置,目的便是为了防止对手还能够动弹,是兵家修士捕捉俘虏的一门通用手段。
“住手吧。”成功俘获了米线,陈天南也抬头望向了另一处战场。
夏敏的剑术造诣,虽说在乾元皇朝派不上号,但在一元军这个团体里却也是能够派得上号的,再加上余小霜还没有回太一门更新功法技能,因此现在会被夏敏压制住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但结果却并不是夏敏和陈天南一开始料想的那般,战局完全呈现出一面倒的结果:以夏敏的情况,哪怕想要杀死余小霜都还需要一小会,更不用说陈天南一开始还想要留活口。
可以说,如果陈天南一开始没有布置后手的话,现在的结局肯定不是这样,搞不好他们光是要拿下余小霜都要费点劲。
余小霜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米线已经被俘,而且周围也似乎被布下了阵法,知道在劫难逃,但她却是一咬牙,不仅没有束手就擒,反而是加大了攻势,完全不顾自身安危的开始以伤换伤,如此一来却是彻底吓坏了陈天南。
他完全没有想到,太一门的弟子居然如此刚烈!
完全就是宁死不屈。
“等一下,等一下!”陈天南急忙开口说道,“我们没有恶意的,我们只是想和你们的掌门人谈谈!所以没必要如此!……你看,如果我们不是很有诚意的话,这里也不会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所以别再打了。我只是希望你们两人可以帮我引荐一下你们的掌门人,或者管事。”
余小霜的动作略微有些迟疑。
但夏敏却是已经趁机退出了战圈,甚至一脸疑惑的望着陈天南。
她不明白陈天南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她在看到陈天南的一瞬间,脸色却是猛然就变了。
而陈天南,在看到夏敏的脸色猛然一变之时,也同样感到了一种心悸恐慌。
整个人,宛如浸泡于玄冰湖的深处一般。
那是死亡的恐惧感!
陈天南整个人完全不敢动弹,浑身僵硬。
一道清冷的女声,在他的身后缓缓响起:“哦?你想谈什么?”